星期日, 1月 23, 2022
Home News 描绘了人的形态之美。毕津加的历史和现状是怎样的?

描绘了人的形态之美。毕津加的历史和现状是怎样的?

琵琶是描写美女外貌和行为的画作,是一种涉及女性美的画作。”传神阁”是一个起源于日本的名词,该作品的风格象征着日本女性的美丽。

菱川重信著,《回望美女》,绢本设色,
63.0×31.
2cm,17世纪

(东京国立博物馆



藏)。

从浮世绘艺人岸川重信开始,江户时代结束后,传到了竹久梦二和上村庄园。

虽然它没有当时席卷世界的气势,但它是日本画的主要流派之一,可能是日本文化的一种强势。

不过,毕金加的声音有些老气横秋,它已经成为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即使是现在,当曾经作为绘画模特儿的妓女、歌妓、茶馆姑娘已经消失的时候,仍然有人在创作毕金加。

Akihiro Mitsumoto

三本昭广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他使用油彩和铂金叶作为媒介,而不是日本画中使用的矿物颜料,但他所描绘的女性的外观是比基尼。

缘的产生… 你和玲珑,
116.7 x 58.3 cm

三本说:”我不仅要表现人物,还要通过充分利用边角料来表现人物存在的空间。

背景也是值得关注的。女人直接坐在上面的瓷砖和水泥墙让我们看到了她作为建筑师的背景。

你与玫瑰与
边际
的创造
112 x 162 cm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Beniko Choji / Beniko Choji

随着性别的变化,人们对女性美的看法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遇到赵本子的作品,就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她的作品中,她表现的是一个面无表情的单身女性。她之所以尽可能地限制女人的颜色、衣服和其他一个图案,是为了给观众的情绪创造一个空间,鼓励观众沉思。此外,没有背景,目光自然而然被吸引的美女,有江户时代末期以后美女画中出现的”颓废美”的元素。

撑起的东西,
91 x 65.2 cm

红与黑的运用,常用来描写性与暴力,加上对女性毒妆与装束的描写,使这部作品乍一看似乎是一部充满张力的作品。但是,如果你花时间去看被描绘的女性脸上的表情,你就会发现,这些画作传达的是一种非常温和的温度,紧张的气氛正在慢慢放松。每次看美女的画作,她的表情都会发生变化,看她的画作永远不会厌烦,震撼着观者的心灵。

秘密故事,
39 x 28 cm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Masahiko Konno

到目前为止,我所介绍的艺术家都是在过去的背景基础上,具有传统的风格。然而,也有一些艺术家将现代性的精髓注入到了比心社所拥有的”日本女性之美”中。其中,今野正彦具有极强的现代感。

梅花(baika),
33.3 x 45.5 cm
.

在江户时代(1603-1868年),美人画并不注重与模特的相似度,而是注重表现哪位浮世绘画家的”风格”。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现实的追求,女性形象逐渐变得更加真实。

Ki-chi,
45.5 x 33.3 cm.

今野进一步更新了风格化的美女画,并把它们当作上传至社交网站的照片来画。这是现代人对日本女性美貌的看法,还是一种巧合?不管怎么说,康野所描绘的新鲜女性都是”活着”的。

点击这里查看他的作品介绍。

从池永康明的人气可以看出,比武大会肯定有复兴的迹象。当你凝视着站在屏幕上的美女们,不知道未来会有哪些艺术家来编织毕金加的历史时,不妨想想这个问题。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生于日本东京。 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在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龛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有媒体。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自己的自有媒体。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在法国举办的数字艺术专业博览会

专注于数字和当代艺术的艺术博览会"当代与数字艺术博览会"(CADAF)宣布,鉴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今年将改用网络形式。 作为2019年推出的新兴博览会,CADAF是唯一一个致力于数字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彩色艺术博览会。此前在迈阿密和纽约举行,今年的线下活动因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而放弃,改在2020年6月11-13日在线上举行,地点在巴黎。 数字艺术显然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开创的艺术方法或媒介之一,而现在随着流明奖等国际奖项的出现,数字艺术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初始成本低,且兼容区块链等最新技术,这可能是进步之一。 此次,CADAF方面公布了约50位艺术家和15家画廊的参展名单,但具体内容尚未透露。现场将是一个虚拟的白宫式展台,参观者可以免费进入。首席执行官Elena Zavelev表示,"数字艺术艺术家展示作品的平台还没有建立起来。"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类型的崛起会不会加速? 参考资料来源:https://cadaf.art/

本桥浩介的光栅限定版画限量发行150张。

沉默之王   15,000日元(不含税)   版本:150尺寸:高420×宽297mm工艺:亚克力镜片凹版印刷有框印刷。原创亚克力框架(+10,000日元) 照片中的画框仅供参考,并非原物。 ©︎KOSUKE MOTOHASI/TRiCERA,inc.版权所有。       TRiCERA欣然宣布推出本桥浩介的限量版印刷品"THE KING OF SILENCE",限量150张。 本桥1989年出生于日本兵库县,2013年左右开始艺术生涯,一直活跃在东京和纽约。本桥一直在问:"在我们这个时代,解决生与死的问题意味着什么?"他通过作品探讨了艺术作品和观众面对面时发生的关系性化学反应和意义。 ,在这次展览中,他采用光栅印刷的方式,创作出了一件可以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看到的作品,并且不断变化,仿佛是一个多变的现象世界。 请大家借此机会欣赏一下本桥作品中流淌的一部分直接面对生死的心跳。                             出售须知】(1)作品附带签名、编号的证书。 (2)版号不能选择。 (3)从您购买作品到发货,请允许大约2周至1个月的时间。 (4)因客户拒收工程而需重新交付的费用由客户承担。 (5)作品销售期为2020年12月8日至2021年1月8日。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当然,家中艺术品的摆放位置是由个人决定的,但放在床边如何呢?餐边柜的住户可能是一个钟、一盏灯、眼镜、水,或者是你正在看的一本书,但如果把一件艺术品放在一个睡觉时和起床时都能看到的地方,岂不是对你生活的一种刺激?从早安到晚安,用艺术开始一天的生活,用艺术结束一天的生活,如何? Atsushi Kaneoy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ichi Higure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 Namur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Celia Debras / Celia Debras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Shin Ogur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egumi Yamamoto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跨界者:艺术与陶瓷的界限。

 不可否认,"陶瓷"这个词听起来很有古意。  如果你是日本人,你可能会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本文化,比如插花、茶道,即使你来自其他国家,你也可以肯定它与一些传统文化有关。这是因为陶器是人类最古老的技术,如果是原始的陶器,只能用泥土和火来完成。  然而,当代陶瓷艺术家和其他媒体一样,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作品。在日本,青木胜洋、桑田拓郎、龟井敬吾等艺术家的作品不仅质量高,而且赏心悦目。  日本的泥料和烧制方法多种多样,世界上有各种陶瓷艺术形式。在本文中,我想介绍三位来自日本的艺术家,他们为陶瓷世界注入了新的活力。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Fukiko Yoshi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ori Osa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这是关于人类的动物,或者动物的世界。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带着女巫的女士》--不用说,这是一幅著名的作品,画作的尺寸为54.8厘米×40.3厘米,画中一位长相优雅的女子怀抱着一只女巫。据说,奥古京是纯洁的象征,但在14世纪和5世纪,它也是贵族中的重要宠物。 人与动物共存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拉斯科时代,人们就对动物进行了驯化,有时对动物进行抚摸,有时作为狩猎伙伴与动物共处。古埃及人给动物取名,古希腊人有为死去的狗挖坟立墓碑的习俗,主人会在坟上刻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悲痛。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尽管历史悠久,但主要是在17世纪和8世纪,动物才开始成为绘画的主题,成为一种潮流。动物和植物经常被作为自然史的一部分进行说明。然而,直到17世纪,Frans Snyders和George Stubbs等艺术家才开始将动物作为他们绘画的主要主题。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画动物呢?首先是动物的象征性使用,如达芬奇。虽然不是真正的动物(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比如独角兽,在15世纪的绘画中被用作表示女孩纯洁的图案。 这种象征主义的观点会让我们读出一种关于画中动物存在的故事。例如,SELUGI KIM以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在她的画作中,女孩不是和她的朋友、家人、学校老师或米老鼠在一起,而是一只火烈鸟。她说:"以文化和爱情的名义,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伪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动物的"形象"呢?比如《小红帽》、《三只小猪》等故事中,狼总是一个反派。而当你听到"狼"这个词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好的道德家。刈谷随口提到了这个故事所创造的狼的命运。由于人类编造和讲述的故事,狼已经被人嫌弃了。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刈谷描绘了某种图像操纵的结果,以及那些继续固定这种图像的人。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那从宠物的角度来看呢?我们是如何描绘我们的宠物,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家庭的?他们的故事呢? 萩原画中的宠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当代社会风气的一种窥视。作品中所描绘的狗"我们用的是植物洗发水",一定是经常用植物洗发水清洗自己。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作品是从宠物的角度出发的。久保重太郎的画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从"宠物受到的过度爱护有时是片面的"的角度来描绘武装动物。当然,我们愿意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是给得恰到好处的,但当爱不到位,甚至不再是爱和培养的对立面时,宠物连给当地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他作品中的猫和兔子反抗人类,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获得自由。久保的绘画代表了想象力的产物,他们描绘了一个"如果"的世界,一个通常看不见的世界。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当然,动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类也不一定都在其中。长沼所描绘的银幕上狮子和松鼠自在的世界,是一个完全属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规则。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人类掌管着每一个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些悲哀的,似乎有纯洁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的渴望。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画动物,就像画丛林,有自己的故事要讲。不妨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一个不同的动物世界。...

Don't Miss

指尖、纸和艺术家。-纸艺故事第二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我的作品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纸艺系列的第一部分,其中解释了纸作为一种艺术材料的独特性,请在这里阅读。 纸与人类的蜜月关系 这次先说点小知识。 据考古研究表明,中国大约在公元前100年发明了纸,此后,纸作为文明的一部分发展起来。"纸"这个词来源于纸莎草纸,这是埃及文明使用的一种厚厚的纸状书写媒介,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60-2550年。 在2020年的今天,由于数字技术的兴起,我们对纸张的依恋正在减弱。然而,纸质文化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例如,即使在这个一切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LINE、Zoom完成的时代,我们仍然会在新年贺卡、婚礼、生日等场合发送信件,即使一个轻薄的平板电脑上可以容纳上百本书,很多人仍然会购买沉重笨重的纸质书籍。将我们与这些看似过时的材料联系在一起的,是对纸张的怀念,是印在我们人类记忆中的类比。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人与纸之间延续了4000多年的蜜月关系依然在世界各地延续。在法国和我所在的国家,每年都会举办几次古玩展,非常受欢迎,吸引人们兴趣的物品有时是几十年前写的信。精美的手写明信片和信件虽然已经泛黄,但上面写的感情依然鲜活。从不褪色的墨迹斑驳中可以看出作者的犹豫和激动。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和纸是一种薄而结实的纸,是为了与毛笔和墨水兼容而开发的。由于和纸的质地美观,还被用于制作日式灯饰、吉祥屏风等家具。在古代,和纸被用作神道祭品的包装材料,作为一种礼仪性的折叠,如何折叠和折痕的知识成为高级武士教育的一部分。在江户时代(1603-1868年),折纸传播到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普通大众。作为一个在日本长大的年轻人,我通过对书法、折纸的喜爱,以及和朋友们一起开纸飞机,对日本纸的优良品质一直很熟悉。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纸的"模拟"媒介在艺术中的重要性如何?Janaki Lele,一位来自印度的视觉艺术家,通过手工剪纸编织了一个故事。她在一篇名为《心灵感应》的文章中,配上一首诗,她写道:"一张能量网穿过看不见的线......。连接两颗心...你有想过我吗?其实,我刚才也在想你。我低声说道。我看到,连接我们大脑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电力电缆的现代能量,它让我重新思考我们与他人的连接方式。我们表达思想的方式,就像把风筝或鸟儿放进天空之流。这种流动在我们的脑海中转动着风车水车的涡轮,在互动中,能量被创造出来。显然,当我们与这种模拟机制相通时,可以发生心灵感应的联系。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作品信息 另一件作品《追星者》则描绘了一个温柔而朦胧的梦境。这幅作品的灵感来自于他和朋友的孩子玩耍的时候,挑着窗外经过的夕阳。这些故事都只在一张或几张纸上展开,用剪影和一点深度。令人惊讶的是,一张只有几微毫米厚的纸,竟然有能力和潜力接收和传输所有的戏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秘密就在于纸是一种有机物。正如我们在思想和交流的有机形成中所看到的,生物能量在人与纸艺之间相互作用。纸张作为一种催化剂,连接着艺术家与艺术,以及艺术与我们。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百鬼丸是一位多产的剪纸艺术家,他的作品超过一万幅,将武士带入21世纪的纸上。他画的线条有一种锋利的感觉,就像日本的刀一样突出。他曾为日本历史小说设计过很多封面,其中很多主题都是武士和忍者活跃的时代,他大胆的构图结合了浮世绘的动感和漫画的朗朗上口。这些元素与他对人的生动描绘相结合,使他的作品充满了生命力。毋庸置疑,有机纸具有容纳生命的接受力。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艺术家的实践和他的作品一样有力量。除了创作二维和三维剪纸艺术,他还上过电视,在日本、美国、法国等地展出,有趣的是,他还进行过现场剪纸表演。他还出售印有他的战士图案的面具,对于带科罗娜的时代来说是非常可靠的。百鬼丸的职业可能就像浪人武士一样,在大学里学习建筑学,然后接受陶艺师的训练。但现在,作为日本剪纸界的先锋,他正在开创自己的事业,为后人指明方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VpG4p948E&feature=youtu.be TRiCERA将继续为您带来艺术家的信息。不要忘记订阅ArtClip通讯,获取更多犀利的见解和有品位的专栏。

瓦尔达-凯瓦诺在小山富雄画廊举办个展。

Varda Caivano,"无题",2019年,亚麻布上的水性油画(水粉和水墨),90.9×57.6厘米(画框:150.9×117.6厘米),©Varda Caivano,Courtesy of。小山富雄画廊 小山富雄画廊欣然宣布,将于10月11日至11月9日举办伦敦艺术家Varda Caivano的个展。卡伊瓦诺1971年出生于布宜诺斯艾利斯,自2000年代初起一直在英国居住。这将是她在小山富雄画廊的第四次个展,她将展出自己的最新作品。 在她的艺术实践中,绘画过程本身就是她最关注的。凯瓦诺在关注工作过程的同时,也关注物质性。她的作品围绕着"绘画"的基本特征:色彩多样、笔触丰富、层次分明。在这次展览中,她将绘画的范围扩大到强调作品内部空白的作品。与以往的作品在整齐排列的画布表面作画不同,他强调无色空间,并尝试使用粗麻布。正是因为有了边幅,才使得有限的画布空间有了无限的可能。因此,她作品的边际激发了观众对边际之外的想象力。可以说,她的作品在保持自己独特风格的前提下,以多种表现方式发展。 瓦尔达-凯瓦诺个展(2019)装置图 ©瓦尔达-凯瓦诺,由小山富雄画廊提供。 瓦尔达-凯瓦诺个展(2019)装置图 ©瓦尔达-凯瓦诺,由小山富雄画廊提供。 只专注于所画之物,与她以往的作品并无完全不同。她的主题依旧,只是改变了有效或多样的表达方式。物质性也很突出,因为凯瓦诺注重的是"过程"。她作品中的"过程"是什么?可以是重复的决定和观察,比如做什么样的拼贴画。也可能是想到在画布上配色。 因此,她的作品成为涉及物质性、她的关注和时间的过程痕迹。她的时代痕迹和关注点似乎不是具体的描写(描述)。凯瓦诺自己认为她的作品如下。 "我认为绘画不是作为表象,而是作为诗歌和音乐背景下的一种呈现。" (Varda Caivano采访"。激发想象力的无限画作》,采访者岛田小太郎,艺术科技,2017年2月)。) 此次展览是艺术家自2016年以来在小山富雄画廊举办的第四次个展,还将展出她的9幅最新画作,以及新的装帧作品,包括拼贴画、素描和纸上绘画。此外,新作品中使用的色彩也较之前有所改变:2016年在日本举办的个展中,之前的"灰画"系列主要使用了灰色,而新作品则较之前表现出了红、黄、绿等更为鲜艳的色彩在这个新的系列中,我们可以看到红、黄、绿等更加鲜艳的色彩。 一句话,她的作品并不是停滞在画布上,而是像诗歌或音乐的意境一样,似乎有一种流动的节奏。她以新的方式呈现她的作品,特别是通过使用框架和刻意的边框,将她流动的主题表现得淋漓尽致。 Varda Caivano的个展 日期: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至11月9日星期六)...

TRiCERA的艺人出现在日本电视节目”Pre-Breakthrough”中。

已有100多位艺人参与了TRiCERA的服务,其中一些艺人曾在日本电视节目"Break Senya"中被称为"Break前夜--下一代艺人"。以下是部分艺人的片段。   土田圭介   https://youtu.be/dxff44DdumU     查看更多土田圭介的作品。 这里 更多   小川五郎   https://youtu.be/NzIFKYC_qsw     查看更多小川五郎的作品这里更多   Yu Uchida   https://youtu.be/SKzYm92XoBY     查看更多内田裕的作品 这里 更多   Aran Yasuoka   https://youtu.be/E2N7nuM_-WY     点击 这里查看更多安冈阿兰的作品。   Yuna Okanishi   https://youtu.be/hXQ2TwrjfYE     查看更多冈西由奈的作品。这里从:   Osamu Watanabe   https://youtu.be/dRcfSvzVYZ0     查看更多渡边治的作品。这里更多   Tomoichi Fujita   https://youtu.be/1-ZnEXmS4WI     想看更多藤田智一的作品,请访问这里从   蒲田千寻   https://youtu.be/ep6Ob--4RzU     查看神田千寻的更多作品这里从   Haruka Kanamaru   https://youtu.be/mO3FPZPMSV0     查看更多金丸春香的作品。 这里 从   在这里,您可以找到由我们的艺术顾问挑选出来的高质量的艺术作品和艺术品。同时,我们还通过提供安全的配送和优质的客户服务来保证质量,让您的购买变得无缝便捷。   TRiCERA是艺术家和买家唯一可以信赖的平台。我们提供每件作品的详细信息,并以日语、中文、英语回答咨询。我们的目标是向世界推广日本的艺术品。

无边界–或者说是关于穿越的力量。

TRiCERA将于11月21日(周六)至12月5日(周六)举办"NO BORDER"群展。在这篇文章中,小编想为大家讲解一下选择艺术家的要点以及每个艺术家的亮点。   享受"不可知性"的艺术 本次展览,我们选取了一些作品难以用流派或线条来区分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无法用传统的方式来欣赏。 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国外,无论是现在还是过去,都有很多艺术流派。我觉得这次入选的很多艺术家在现有的框架内很难解释。但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事实,可能证明他们有新的东西可以提供。 当然,我们可以用眼睛去欣赏作品,但我们可以用文字去欣赏作品,这可能是当代艺术的一种特权。 ,希望您能欣赏到艺术家本人在颜料和画布背后的思想。   关于参展艺术家 - 兴趣点   平田直哉|平田直哉 平田,1991年出生于长野的艺术家,他的特点是利用从互联网上收集的数据在虚拟空间中创作雕塑的态度。所以他自称是雕塑家。平田认为"雕塑是具有空间性和时间性的东西",他所做的是传统的雕塑作品,只是对现有的空间和材料(钢和木头)做了不同的处理。他的作品让我们思考:"数字和真实是同义词吗?而最重要的是,它是我们作为现代人质疑空间和时间的一个机会。     先知》2019年33×27.5cm 铝合金数字银版印刷版1/3       查看工作细节   畑直之 - 畑直之 旅居日本九州的畑,近来以在被摄体上涂抹色彩的方式进行摄影创作。人的眼睛看东西,是通过反射光来判断颜色的,但当我们看畑的作品时,可以直接联想到我们看到的颜色未必是真正的颜色。在某种程度上,你的摄影作品就像是对人类视觉的考验。     g/b//u/#1 2020年29.7×42cm数字银印版1/10       查看工作细节   西木俊介|西木俊介|西木 俊介 西岐是一位以画布为展示对象进行绘画创作的画家。对于我们这些大部分信息和通讯都依赖智能手机和PC的人来说,终端的显示效果离我们的眼睛和视觉本身就很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存在本身就是非常立体的。他们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感觉,就好像你自己把我们的眼睛挖出来了一样。     日常生活与荒诞 2019 60.6 × 91cm 布面丙烯油画       查看工作细节   忠野绫香 - 忠野绫香 忠野绫香是一位以日本画的技法和当代绘画为主题的画家。她创作的山水画描绘了"我们人类有一天会消失"的短暂一面。在日本的绘画中,使用的是矿物制成的颜料,所以画的表面是粗糙的,我觉得这种对事物的感觉,结合田野"永恒的缺失/事物总有一天会消失"的主题,产生了一种很感伤的效果。     还在路上 2020年 35×50cm 矿物颜料 木板和纸       查看本作品的详细信息   曾超 出生于中国的曾超,是一个将中国画传统与当代绘画混搭的人。在中国,对一幅画的传统评价点是"气势表现的多少",他通过刻意让笔触可见,表达了艺术家在绘画时的呼吸和情绪的波动,让气势可见。换句话说,它们是画家的存在非常明显而又隐蔽的绘画。     KS190829 2020 53×53cm...

Feature Post

deTaka|生命表情在无常的世界里闪闪发光,生动而精致。

有一天,当大卫-鲍伊去世的消息传来时,活跃在牙医界的deTaka突然出乎意料地决定开始自己的作家生涯。大约是在他的亲朋好友出殡的时候。 作为艺术家,她2018年毕业于京都艺术大学,2019年参加了纽约jadite画廊的群展。在德库宁、毕加索、马蒂斯和塞西莉-布朗的影响下,他创造了强烈而大胆的作品,将粗糙的触感与丰富的色彩和材质结合起来。 虽然deTaka的主要媒介是丙烯画,但他的口袋很深,他的个性在他的混合媒体和数字表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像杰克逊-波洛克一样在地板上作画,他的"东方歉意"与"西方流行"系列的背景,是他在学校时代受到英国摇滚音乐的影响,是对有限生命的敬畏,是在作品中灵活运用牙具,也是他独特的人生经历。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像音乐人一样,给观众带来越来越多的精致和强烈的感受。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毒药与净化的故事

白鹭1996年出生于爱知县,2019年移居东京,开始了她的艺术家生涯。今年3月,她在银座的山茶花画廊举办了首次个展,由山下舞子策划。我们和她聊了聊她的活动,重点是她的作品和制作,她的作品是以"剪出瞬间的故事"为立场的彩绘油画和她称之为"雕塑"的画框组成的。     我想问一下您的作品的外貌,您的作品有的分画框,有的不分画框。你自己把框架部分称为"雕塑",并把它从框架中分离出来,作为装饰品。我想问的是,这部分木框在士郎先生的作品中处于什么位置。 -一般来说,相框具有很强的装饰品内涵。它是作为一幅画的装饰。对我来说,我没有意识到我在创造一个独立于绘画和画面的存在。我又不是在画一幅画,然后给它装一个手工框。如果我把它设置成画框,难免会让人觉得它是画的装饰,但它不是为了画而存在的。不是说一个演主角,一个演配角。   我认为二维和三维作品很难区分。你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认为我的作品是否是二维的,我并没有限制自己。最早用这种形式创作的作品之一是《老人与海Ⅲ》,它的创作是从故事中剪出一个瞬间,我用画框把这个瞬间保留下来。首先,相框是用来保存重要照片和记忆的。但木框并不是画面的装饰,所以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平面,也没有把它当成画面的主要部分。另一方面,这也不是一部立体的作品。所以两者都不是,也很难分开。我觉得没必要。   例如,有的艺术家试图站在二维和三维作品的边界上,如理查德-塔特尔或最近日本的安井隆之助。你是否也有这种意识? -不,我没有特别意识到这一点。一开始,我就不喜欢画布的方正。我厌倦了它是一个固定的形状。如果只是一幅画,有角有边,如果是纸,还有纸的厚度,但这些东西让我很困扰。这让我很困扰。如果我要在画布边上钉个钉子,我肯定要把它藏起来。看样子是碍于情面,我也没办法。我是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人,但当我还没到东京的时候,我正在工作,画布的形状让我很困扰。我想我是不习惯的。于是,我决定到外面去,从一块方形的画布开始。一开始,更多的是一种动力,就像"我们来做吧"。   我到达了框架,作为一种"突出"的手段。是意外吗? -不,逻辑就在那里。所以...我觉得这和意外有些不同。我想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会更加广阔。   将画布修饰成形体的表现方法有各种先例,如撕画布、剪画布、烧画布等。其中,它推进到画的外围这一点很有意思。 -我不想在画的表面做任何暴力的事情。我不想划伤它。     你以"画布之外"为理念创作的第一件作品是什么? -在意识方面,我会说《老人与海Ⅲ》。那是一部作品,其中很多事情都变得清晰起来。但这不是我的方向诞生的地方,在此之前还有其他作品(使用木框)。所以...我想这更像是一种发现。以前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我一直在无意识地做的事情,我想,原来是这样的。现在我觉得我在调整自己的做事方式。   如《鲸鱼与浪花》是一件没有框架的圆形作品。您刚才提到您有一种"切出故事的作品方式",换句话说,您是不是一开始就想把故事中的某个瞬间或者某个主题变成艺术作品,然后在实践的过程中,有的时候需要区分画和画面,有的时候不需要? -是的,没错。所以要看(是否使用框架)。如果你使用框架,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也有作品没有。并不是说没有他们就不能完成工作,而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用他们的方式。在鲸鱼和波浪的情况下,它没有出现的必要,它走的是另一条路,或者说,它走的是使支撑圆的路。这是最自然的工作。如果没有它,工作将是完整的。画面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它是作品的自然形态。     所以框架只是表达方式的延伸。有故事,有画,有的还有画框和可变形的支架。 -是的,所以无论如何,对我来说,没有理由把它们分开。它们都是由一个表达式连接起来的。而不管有没有框架,我所做的都是一样的。比如像《鲸与浪》,有的作品描绘的是经过人类之手改造过的生物,或者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风景或地方。我觉得这种作品应该有一个框架。所以要看情况。   从形式转到内容,你前面提到的故事有没有像电影或小说一样,有一个时间轴?你是指先有时间的流动,还是先有影像? -主题是第一位的。有我想描写的主题,还有就是周围的那种人,涉及的人和地方。以这个对象为轴心,我想到的是看到它的人看到的风景,他们记忆中的场景,以及他们的大脑内部。结果,我把故事或时间删掉了,但主题是第一位的。这更像是一种瞬间的叙述。这是一个瞬间的故事,就像10秒或10分钟出现的人。我不考虑一辈子。   听起来,你的重点是人物的记忆。 -不一定是人,但记忆可能是。所以我可能会想到故事中的生物所见过的风景,遇到过的人,过去的对话,过去存在过的地方。当初用相框的时候,也是和记忆和回忆联系在一起的。     假设你关注的是记忆,那么这个图案的来源是什么?它们是完全虚构的还是你从周围环境中获取的? -这几乎就像图案来自另一边,但我不知道,我做笔记。我把生活中看到的事情,引起我注意的事情写下来。我把那些让我觉得"哦,我想画这个"的东西写下来。我收集碎片,有些东西特别习惯出现在我的作品中,比如汽车车灯、泥塑等,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作为我作品的主要主题出现的。   比如说在讲故事方面,小说可以用第一人称、第二人称、第三人称来写,但是你在创作时采取的视角呢? -这可能是图案的观点。所以我认为第三人称比较接近。它包括我自己的想法,但最接近的是动机。我想的是图案或第三人的想法,我也想的是天气和湿度。不知道这个图案在哪里,或者曾经在哪里,周围的环境又是怎样的。例如,如果作品的主题是泥塑,我就会想到过去制作泥塑的人,或者是与泥塑相处时间较长的主人。我想到了那个地方存在的一切。     谈到你的笔记时,你说你写下了"你想画的东西",这里面有什么共同点吗?你们的作品有什么共同点?你选择的图案和画材,和你所追求的世界观有关系吗? -基本上,我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但肯定有相似之处。它可以是黑暗的,有点可怕的,神秘的,有毒的,或令人毛骨悚然的。不过,也有光明的一面。但我觉得这更像是我想通过艺术创作来净化它们。我现在不用黑色,但可能是因为不平衡。如果我用它,最后会画得比较暗。我觉得这有点不一样。即使根部有黑暗,也应该有光明。也许我有强烈的欲望,想让它变得干净。   涤荡负。 -是的,很接近。根本上是我的,表面上是为别人服务的。我不知道是作品本身的制作,还是那一刻的离开,才是净化。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我觉得通过我的滤镜把它投射成一件艺术品,是一种净化。所以我才用白色的颜色。很平静,不是吗?     我想谈一下您的背景,但比如说您印象中的很多艺术家是否也有这样的世界观? -我不知道。席勒、博纳尔、大仲马、佩顿、怀斯,还有村濑京子和克里斯-胡辛-康、滨州,还有无数的人,但我不知道他们有多接近。我喜欢它们,但我不认为它们是一样的。我觉得很多时候它们不是我应该画的作品。但哈玛索伊,是的,因为它不舒服。......。我的预科学校的一位老师说过:"哈默肖伊的魅力在于不舒服的感觉。"当我觉得工作中缺少什么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句话。   当代画家很多,但你是否一直对当代艺术感兴趣? -不尽然,我高中时主修的是油画,但我在那里学到的是传统的油画。那是一个讲究技巧、讲究如何绘画的学校。那是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在研究我现在的作品是如何形成的时候,我就爱上了它。     这有点偏离主题,但你从爱知县搬到东京,开始了你的职业生涯。今年是你来东京的第二年,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来东京的? -这只是一个动机的问题。我没有上过美术学院,但在流浪了两年后,我决定继续小打小闹地做艺术。我辞去了预科学校的工作,打工维持生计,但说实话,那段时间我没怎么画画。......。我想一年大概有两三张照片。我会工作,回家,很累。就在这期间,画家山下敦子找到了我。他说:"如果你想继续,东京是一个更好的地方。来东京吧我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环境完全不同,传来的信息也完全不同。   在某些方面,当代艺术是一个战略世界。您的第一次个展是在移居东京后的第二年举办的。而它的策划人是山内舞子。你的开局非常好,但你是否考虑过自己的定位? -我不知道,我真的没有考虑过定位什么的。也许只是还不清楚。但有些作品是我喜欢的,我看的时候就是这样,我觉得有艺术家发自内心喜欢的作品就好。我想做这样的工作。剩下的只是工作上的事,我想的就是这些。但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的感情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     你的工作会不会有更大的变化?比如说,你会不会完全停止使用框架?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个画家。所以我并不打算把我的作品局限在绘画上。但这也不代表我是个雕塑家。在未来,我正在思考我的作品的各种方向,比如使用同样的支撑物(不把画布和画框分开),或者增加画布的厚度,但我并没有停止绘画或绘画本身的打算。......。我想我是会画画的。但我不知道自己在用什么方式。此刻。   点击这里进入TRiCERA页面。

拼贴的炼金术

 在艺术界,拼贴是一种方法,也被称为"炼金术"。  它有深厚的方法论历史(结合书报剪报、身边的杂物等),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年左右的中国。  它之所以成为一种美术流派,可能是由于20世纪超现实主义的戏剧性运动,以及乔治-布拉克和巴勃罗-毕加索同时创造了"拼贴"一词。  此后,拼贴法以拼装、摄影蒙太奇等多种方式发展至今,从未间断,但近年来,科技的发展催生了一个新的领域。这就是数字拼贴。在本文中,我们将介绍一些创作数字拼贴画的艺术家。 Takayoshi Ue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欢迎男孩2nd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IL VENTO Nakajim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Naoya Hirat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苣荬菜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FALSE SPACES:问什么是FALSE SPACES?

TOKAS项目Vol.2"虚假空间     在东京都艺术空间本乡TOKAS本乡,作为东京主要的艺术中心之一,正在举办展览。 "虚假空间""虚假空间"由TOKAS项目Vol.2组织。 据官方介绍,TOKAS项目始于2018年,是一个旨在从多元文化角度对艺术、社会等主题进行投机性揭示的项目,同时与国际合作 艺术家、策展人、艺术中心和文化组织。   在TOKAS的"假空间"中,我们与香港大学合作。 以香港为基地的独立策展人叶毓尧与香港艺术中心(HKAC)合作举办此次展览。 本次展览主要集中于日本和香港的媒体艺术。 本次展览由策展人叶玉耀及其策展团队共同策划,三位日本艺术家伊藤龙介、津田 美智子、NAGATA Kosuke和三位来自香港的艺术家吴子君、Stella SO和WARE。   日本和香港当代艺术界对媒体艺术的欣赏,是通过"FALSE SPACES"来实现的,可以说是一件艺术品。 这是今秋日本当代艺术界最值得关注的展览之一。同时也是经过精心策划的,所以展览不仅是关于媒体艺术的,也是关于"空间"的。   东京和香港作为大城市,面临着空间的问题。这可能是一个绅士化的问题,也可能是一个人口减少的问题。从这些城市的常见问题中,我们可以拓展出"空间"的概念。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关注了"空间",并提出了许多论述、观点和问题。因此,这次展览让我们从城市场所的实际问题到"空间"概念本身进行了探索。在一些参展作品中,通过作品可以看到真实的地方和文化,但同时,"空间"的概念也被重新诠释,变成了虚拟空间这样一个不存在的地方。     矛盾的是,"假空间"这个标题似乎指出了空间的多样性特征。媒体艺术有多样性,空间也有多样性。媒体艺术包括摄影、录像和装置。同样,"空间"也包括实用空间、主体空间,甚至抽象空间。因此,将媒体艺术和空间这两大特点联系起来,就可以丰富展览的内容,使展览更加有趣。此外,如果你关注"东京"、"香港"、"城市"、"媒体艺术"、"空间"这五个概念,你将会更加喜欢这个展览。 虚假空间"展览将于2012年10月12日至11月10日举行。作为相关计划,2020年2月将在香港艺术中心举办研讨会,之后将举办展览。     虚假空间-TOKAS Projct Vol.2   日期:2019年10月12日(星期六)至11月10日(星期日)。 时间:11:00-19:00 休息日:星期一(10/14、11/4除外)、10/15(星期二)、11/5(星期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赵贞恩生于韩国,现居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