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9, 2021
Home News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当然,家中艺术品的摆放位置是由个人决定的,但放在床边如何呢?餐边柜的住户可能是一个钟、一盏灯、眼镜、水,或者是你正在看的一本书,但如果把一件艺术品放在一个睡觉时和起床时都能看到的地方,岂不是对你生活的一种刺激?
从早安到晚安,用艺术开始一天的生活,用艺术结束一天的生活,如何?

Atsushi Kaneoya


Avator#418 x 23 cm

阿凡达#1110 x 19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ichi Higure

SALT ARMS M36
No119.3 x 24.3厘米
)。
SALT ARMS PPK/S
No219.3 24.3 cm
.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 Namura

NIPPON
POSE10 x 16 cm

魂下H 7cm x W 14cm x D 6cm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Celia Debras / Celia Debras

失重感
APE-A0517 x 12厘米
惰性机芯
MI_A1521 x 4 cm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Shin Ogura

KONETA
什么都没有H 8.5cm x W 9cm x D 8.5cm
KONETA森林
水滴H 9cm x W 8.5cm x D 8.5cm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egumi Yamamoto


无名
植物
高20cm×宽20cm×深70cm
深呼吸
高40厘米 x 宽14厘米 x 深15厘米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eka Komatsu


一起
走吧
H 12.5cm x W 5.5cm x D 13.5cm
你要带我去哪里
高12.5厘米×宽6厘米×深18厘米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生于日本东京。 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在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龛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有媒体。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自己的自有媒体。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在内容和画法上吸引眼球的作品。

Maria Farrar "现在回头太晚了" OTA FINE ARTS 玛丽亚-法拉尔的《现在回头太晚了》(2019)装置图。 在 OTA FINE ARTS 由艺术家和OTA FINE ARTS提供。 新晋年轻艺术家Maria Farrar将在OTA FINE ARTS举办她在亚洲的首次个展"来不及回头了"。Maria Farrar是一位伦敦的艺术家,1988年出生于菲律宾,15岁之前一直在下关长大。 法拉的作品是以她的日常记忆、经历和情感中的场景为基础的。虽然主题是传统的,但她对色彩和图案的独特处理方式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她的作品中经常出现一个女人的背影、一只狗、一只高跟鞋和一个面包房的场景。因为这些主题反复出现,观众往往会试图解读她的作品。观众可能会猜测,她的图案中有强烈的社会问题等信息在里面。不管艺术家是否有意为之,她的作品都给我们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我觉得她的作品更注重她捕捉瞬间的表达方式。 玛丽亚-法拉,作家,2019年,亚麻布上的油彩,180...

跨界者:艺术与陶瓷的界限。

 不可否认,"陶瓷"这个词听起来很有古意。  如果你是日本人,你可能会想起很久以前的日本文化,比如插花、茶道,即使你来自其他国家,你也可以肯定它与一些传统文化有关。这是因为陶器是人类最古老的技术,如果是原始的陶器,只能用泥土和火来完成。  然而,当代陶瓷艺术家和其他媒体一样,也在不断更新自己的作品。在日本,青木胜洋、桑田拓郎、龟井敬吾等艺术家的作品不仅质量高,而且赏心悦目。  日本的泥料和烧制方法多种多样,世界上有各种陶瓷艺术形式。在本文中,我想介绍三位来自日本的艺术家,他们为陶瓷世界注入了新的活力。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Fukiko Yoshi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ori Osad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数字是真实的代名词吗?关于平田直哉所追求的新雕塑”地方”。

平田直哉的作品,是将从网络上收集到的材料在虚拟空间中进行组合创作,在他看来,这就是"雕塑"。他说:"我做的是传统的雕塑。"我们谈到了他的方法论和作品,更新的雕塑既不厚重也不沉重,它的存在是需要固定在空间上的。 平田先生,你是在虚拟空间里创作雕塑的。这些雕塑没有厚度和重量,没有传统的空间尺度。自己的活动只认"雕塑家",不是吗? -从意识上讲,我自称是一个雕塑家和艺术家。我主要是追求"形式",考虑当代雕塑史的观点。我实际做的事情,至少在我看来,和做雕塑的人一直在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同。我是在做形式,但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方法是在虚拟空间的世界里。 先知 33 x 27.5厘米 我联想到雕塑是一种受材料和空间限制的体裁,但这种过滤器是否妨碍了我的创作? -说实话,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视频作为我现在的输出方式。当我不确定的时候,通常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信息。我看了很多书,教我的老师也说过"雕塑是涉及到时间和空间的东西"。如果你把这种时间化和空间化作为雕塑的要素,那么我所做的事情就满足了雕塑的要求。我现在的作品是以视频和二维图像的形式输出的,我觉得这些图像的输出方式适合我自己的雕塑表达。 但你是怎么想到要在虚拟空间里进行雕塑的呢? -我在本科四年级左右开始从事数字工作。我看到我的一个学长,他当时是个有点宅的人,在玩3DCG软件,我马上就想,就是这个了。我觉得它能很好地解决我当时面临的问题,更多的是我有一种预感,我可以用它来做雕塑。 但其实在这之前,有一段时间我是在用实景影像工作。在我所在的学校,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自由的生产期,但当时我的材料有问题。换句话说,我没有资金去获得这些材料。雕塑是很昂贵的,当我面临这个问题时,我想用的材料大多被排除在外。 晚餐 33 x 36.6厘米 解决的办法是视频? -是的,没错。我依稀记得,当时影响我的马修-巴尼把他的录像作品称为雕塑,我想,我明白了。所以只要能保持雕塑感,我就不用限制我的产量。于是我试了一下,但质量很差。我对自己很失望。同时,我又想:"这还不够好。我一直很欣赏国外的艺术家,我想创作出这种水平的作品。就在我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看到了相关的3DCG软件,所以就觉得,就是这个了。 你的作品是通过从网上搜集素材进行创作的,换句话说,就是用数码现成的产品进行拼贴式的创作。你在这方面有什么打算? -这并不是什么打算,而是一开始的方法问题。我不认为我做的事情与传统的雕塑家有什么不同,但当你以数字方式创作雕塑时,很难将其与现有的电影或游戏划清界限。换句话说,挑战在于如何让作品在当代艺术的背景下发挥作用。 ...

7月6日,卢浮宫重新开放。目前的状况、举措和挑战是什么?

 冠状病毒的流行使全世界发生了重大变化。艺术界也不例外,似乎受到了重大的经济打击。那么,位于法国巴黎的美丽殿堂--卢浮宫受到了怎样的影响?    在关闭数月后,法国博物馆终于开始重新开放。然而,那里没有庆祝的气氛。游客被告知戴上口罩,通过网上订票系统购票,并提交体温测试结果。这是因为博物馆在奇怪的、新的艺术观赏准则下运作。    巴黎卢浮宫将于7月6日再次开始接受游客,除非政府的指导方针发生变化。不过,还是会和冠状病毒之前的情况不一样。卢浮宫馆长让-吕克-马丁内斯在接受法国艺术杂志《费加罗报》采访时表示,旅行限制将对游客数量产生严重影响。      马丁内斯预计,卢浮宫的游客数量将下降70%,游客的人口结构也将发生重大变化。马丁内斯说,过去75%的门票销售来自外国人,但政府的移民限制将产生重大负面影响。不过,由于法国人在夏季放长假,他预计游客数量只占总人数的一小部分,但他希望能吸引本国公民。当公众对艺术界前景黯淡时,马丁内斯却很乐观。    卢浮宫通常每天接待1万至1.5万名游客,是世界上游客最多的旅游景点之一。过去,游客可以从多个地点进入博物馆,但现在只能从杨明培设计的金字塔进入。他还采取了完全关闭约30%的博物馆等措施。    马丁内斯说,他预计博物馆在未来几年内将保持不变,但在2023年将恢复正常形态。马丁内斯将目前的情况比作"9-11"事件后博物馆参观人数的下降,并认为要克服这种情况需要想象力,而卢浮宫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版权所有: https://www.artnews.com/art-news/news/louvre-coronavirus-reopening-attendance-drop-1202689059/

WAITINGROOM”与ONI同在的岛屿”教授、学生及校友绘画作品探索多元化表面表现形式联展。

WAITINGROOM的"岛与ONI"(2019)装置图。 由艺术家和WAITINGROOM提供。 由大场大辅、北藤健吾、今西伸弥、大久保沙耶、小谷久美、和田直介六位艺术家举办的群展"岛与ONI"在东京WAITINGROOM画廊举行。此次展览由京都艺术设计大学教授大场大辅和北藤健吾举办,旨在展示学生的风采。 今西真也、大久保沙耶、小谷久美、和田直介等人分别毕业于不同年份的大学,此次是他们首次共同展出作品。据艺术家大场大辅介绍,7年前他开始在大学任教时,学生的环境非常糟糕。他说,学生和教授之间的联系和关系很脆弱,在博物馆或商业画廊展出作品的学生或毕业生并不多。 WAITINGROOM的"岛与ONI"(2019)装置图。 由艺术家和WAITINGROOM提供。 两年后,当北野健吾从柏林回到大学与大场一起执教时,他们已经尝试为学生和校友共同创造机会。因此,教授、学生和校友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在艺术领域创造了更多的机会。此次群展"岛与ONI"也是源于参展艺术家之一的大久保沙耶与京都艺术设计大学毕业生之间的关系。 大家相互了解,感情深厚,使得这次展览非常充实。在群展中,由于准备不足,往往会出现作品之间不匹配的情况。如果不同的作品互不相让,显然就是群展了。不过,"有妖岛"的展览因为选择了作品和艺术家的构成,所以看起来几乎就像一场个展。 参赛作品的共同点是都集中在画布的平面上,这也是绘画的一个重要特点。由于此次展览的艺术家都是注重表面表现的艺术家,因此对于想要深度欣赏"绘画"的观众来说,非常具有吸引力。此外,群展的起源不仅是艺术家与老师的关系,也是艺术家与画廊的关系,这一点非常有意思。 WAITINGROOM的"岛与ONI"(2019)装置图。 由艺术家和WAITINGROOM提供。 2019年9月21日至10月20日,"岛与ONI"展览举行。虽然展览已经结束,但预计两位教授和四位青年艺术家将继续合作,积极参展。 WAITINGROOM的"ONI岛" 日期: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至10月20日(星期日) 小时: 周三、周四、周五 12:00 - 19:00 周日 12:00...

Don't Miss

“追寻现代艺术的历史”,用1亿个高分辨率像素再现了从广重到梵高等人的作品。

TRiCERA很高兴地宣布推出Primo Art,该产品采用了大日本印刷株式会社的高清印刷技术。 ,这次我们将出售北斋桂香、宇多川广重、克劳德-莫奈、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文森特-梵高、瓦西里-康定斯基、皮特-蒙德里安、古斯塔夫-克里姆特的作品。作品将进行销售。   通过1亿像素的高分辨率摄影实现高再现性   Primo Art是采用DNP多年来培育的技术,是一种高清晰度的印刷技术。它能以高分辨率处理数据,忠实地再现尽可能接近原作的色调和触感,并能在艺术纸、画布、日本纸、背光胶片等多种纸张上进行印刷。     普通印刷使用四色油墨(CMYK),但Primo Art采用10色油墨,具有比一般印刷更宽的色域。   我们使用PHASE ONE高清数码相机拍摄作品,像素超过1亿,可以忠实地读出画布和纸张的色调、笔触,甚至纹理,制作出接近原作的复制品。         从广重到梵高--本次展览中的艺术家   葛饰北斋 (1760-1840 / 日本)   江户时代最著名的浮世绘画家之一。他留下了"北斋漫画"等作品,对梵高等西方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艺术家:葛饰北斋作品名称:富士山三十六景_神奈川树浪村作品尺寸:29.7×42cm xml-。ph-0067@deepl.internal 作品价格:30,000日元(不含税)原画框:20,000(不含税)。   考虑购买点击         作品名称:葛饰北斋作品名称:富士山三十六景_开府开成作品尺寸:29.7 x 42 cm xml-ph。-0067@deepl.internal 作品价格:30,000日元(不含税)原画框:20,000(不含税)。   考虑购买点击       | 宇多川广重 (1797-1858 / 日本)   江户时代活跃的浮世绘家之一。他以风景为主题的作品,以使用"广重蓝"等色彩为特点,影响了梵高、莫奈等西方艺术,导致了"日本主义"(日本文化在西方的普及)。     艺术家姓名:宇多川广重作品名称:江户百景名胜_龟户梅屋穗作品尺寸:42...

突出公开征集的”TOKAS-Emerging 2019″展览。

TOKAS-Emerging 2019第二部分在TOKAS本乡举行     东京大都会艺术空间TOKAS是一个致力于创造和推广东京当代艺术的艺术中心。TOKAS成立于2001年,名称为"东京奇迹网站"。Tokyo Wonder Site于2017年更名为Tokyo Arts and Space.自2001年以来,TOKAS一直在实施各种计划,支持新晋艺术家和实验艺术项目。   TOKAS-Emerging是一个公开征集35岁以下日本艺术家的项目,今年有6位艺术家入选。TOKAS-Emerging第一部分将于7月20日至8月18日举行,第二部分将于8月31日至9月29日举行。   详见第二部分--足川美月、宫坂直树、北条智子。         TOKAS有两个场馆,一个是主要用于艺术项目和展览的TOKAS本乡,另一个是艺术家的住所TOKAS Residency。   TOKAS本乡的建筑有三层楼高,三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艺术家可以以个展的形式展示自己的作品。   一楼是足川美月的作品,主要是石版画和其他版画。本次展览的特点是陈列结构合理。大到大尺寸作品,小到80x50mm等小作品,都是有节奏地进行安装。   这些图案都是根据我在小区里散步时遇到的景物创作的。特别是这次她展出的作品,灵感来自于她对TOKAS本乡的访问。 之所以展出她的作品,是因为基于她对空间的理解,按照空间的节奏进行展示。   二楼有宫坂直树的展览。三个空间。的展览正在举行。宫萨卡是一位研究人类感知可以改变的空间概念的艺术家,她将整个展览空间作为作品。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呈现了三个空间,以捕捉人类感知变化所产生的各种空间概念。   音响艺术家北条智子在三楼办公。她主要创作装置和声音作品。在她的个展"Sotto Voce"中,她关注的是历史和大众媒体对小野洋子的各种看法。虽然有很多关于小野洋子作为艺术家、约翰-列侬的妻子、丑女等的描述,但胡乔将这些记录在案的认知形象化,并呈现出个人是如何被主体化的。   关于空间与计划--TOKAS-新锐篇   在一栋有趣的三层楼里,我被艺术家们的展览所打动,他们就像在开个展一样。虽然有很多公开征集艺术家支持群展的活动,但TOKAS-Emerging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给了艺术家一个举办个展的机会。年轻艺术家举办个展的机会不多,所以我觉得TOKAS支持他们的方式对他们有帮助。不仅在评奖本身,而且在实际工作中,似乎对艺术家们的支持也很大。   TOKAS-Emerging 2019 part 2   日期:2019年8月31日(星期六)至9月29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1:00-下午7:00。 休馆日:9月2日(周一)、9月9日(周一)、9月17日(周二)、9月24日(周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新锐数字画家。

数字绘画是否应该被视为当代艺术的一部分?当然,这一点毋庸置疑。当然,它不同于传统艺术的画布和油画、丙烯颜料等写实材料,但它仍然需要绘画、构图等艺术技巧,最重要的是创意。 此外,数字绘画可以比以前更及时地反映当前的世界形势。无论是对当时皇室王子的写实肖像,还是对战争的立体主义演绎,总能成为历史的镜子和视觉记录,这也是艺术的另一个重要元素,2020年之后有很多不可忽视的事件发生,越来越多的数字艺术家在描绘这前所未有的一年。 大多数数字作品以版画的形式到达我们面前,不言而喻,缺乏立体感,也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原创"。但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特有的简洁线条和难以想象的色彩运用。句首的答案是,这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应该承认新的风格。你将会被这种独创的、毫无争议的艺术力量所折服。   Le Thai Huyen Chauo   一个新兴的迷幻色彩的魔法师。她玩世不恭地将封锁下的日常景观变成了世界末日的迪斯科。       fkXrnbw   艺术的塔巴斯科。严酷的幽默与超现实主义的结合。扭曲的创意让你在"梦中梦"中惊醒。         SAD MARIA   温柔的一巴掌,促进了人们对心理健康的认识。简约的构图强调了信息。       이창희   邀您参加一场融化的幻想曲--细节和图案的复杂组合。      

3分钟新闻–下一个艺术家从哪里来?

位于新宿的相扑日本美术馆成立于1976年。该馆是东京著名的美术馆之一,收藏了梵高的《向日葵》、高更、塞尚等人的作品,每年举办5次展览。 猎人的盛宴 Shiori Saito 油画/布面,162×194cm,2019年。 这个一直在努力发掘年轻人的博物馆,举办了第八届比赛。以"不分年龄、不分籍贯、具有真正实力的作品"为条件,向全国征集作品。 虽然此次展览因冠状病毒而取消,但此次从全国875件作品中精选出71件获奖作品参展。 展望明天 大槻和弘 布面丙烯,162×194cm,2019年。 我们想通过部分获奖作品的亮点,向大家介绍日本年轻的艺术界。 关于身体的记录 Matsuura Kiyoharu 布面丙烯,162×130.3cm,2019年。

Feature Post

迷人的缅甸艺术

富士与绘画的蜜月关系

 富士山是世界文化遗产,位于现在的静冈县和山梨县之间。  富士山是日本最高的山,自古以来就被尊为神灵居住的山。这不仅是因为它是日本最高的山,还因为它拥有绝美的山脊。另一方面,它也是一座令人敬畏的火山,烟雾缭绕。  众所周知,富士山一直是日本绘画的热门题材。然而,即使在今天,它也不仅仅是自然的一部分,日本人对自然和文化的看法,在一座山中找到了宗教和艺术的价值,似乎并没有减少。本文介绍了一些画庐山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都是以庐山为题材。 Kenta Nakajim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Yurino Yam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Ayaka Aso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YUKIMI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Hiroki Takahashi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松崎大辅/河合大辅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Shinpei Kawai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deTaka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富士长期以来一直在反复地画。富士,但我们对它百看不厌,这是艺术家的杰作,也是日本画坛的骄傲,美丽的神山。

英国艺术家Nicholas Hatfull在亚洲的首次个展”Thermals of the Mind”将在THE CLUB举行。

装置视图,Nicholas Hatfull《心的温度》,2019 ©️Nicholas Hatfull。 由THE CLUB提供,照片由KEI OKANO拍摄。 Thermals of the Heart最近在THE CLUB开幕。这是英国年轻艺术家Nicholas Hatfull的首次个展。这是Hatfull在亚洲的首次个展。Hatfull出生于1984年,2011年就读于英国皇家学院学校。 THE CLUB是一家位于东京银座的当代画廊。此次展览将展出哈特富尔的14件最新作品。 Hatfull目前在伦敦生活和工作。Hatfull目前在伦敦生活和工作,并在全球范围内活跃,重点是欧洲。他曾参加过伦敦Saatchi画廊的群展,其作品被美国著名收藏家Beth Rudin DeWoody收藏。 Hatfull从日常生活中看到的物体和场景中汲取灵感,比如冰激凌、高速公路、挂在晾衣绳上的衣服等。有趣的是,他用一种独特的透视方法来处理这些物体和风景,用iPad的草图和喷漆将图像倒在画布上。他之所以这样表现画面,是因为这些画面成了记忆的碎片,勾起了人们的怀旧之情。 装置视图,Nicholas Hatfull《心的温度》,2019 ©️Nicholas...

在地与全球–缅甸当代艺术的场景

缅甸当代艺术的流动 近年来,随着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设立"洞见单元",介绍亚洲及亚太地区的艺术场景,人们开始关注亚洲特有的、不同于西方的本土场景的阐释和存在。 矛盾或讽刺的是,要看清缅甸当代艺术界与当地民族绘画和民间艺术的区别,就不能忽视缅甸的本土文化及其社会历史。 缅甸在1948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后,一方面建立了民主和文化教育计划,虽然不稳定,但另一方面由于少数民族问题和政治内耗造成政治基础的不稳定,1962年爆发了政变,与之相伴的军事统治一直持续到1988年的民主运动。军人政权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1988年的民主化运动。 军人政权下对艺术活动的限制,对艺术在国内的认可和公民身份产生了逆风效应,但随着民主化运动的开展,1979年诞生了一场当代艺术运动。 "甘果村"是由大约20名在现在的仰光大学从事独立艺术研究的学生创立的,是缅甸最早发展起来的当代艺术运动,当时主要是以自己对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解读为基础的作品来培育的。换句话说,它是第一个与西方艺术界建立联系的运动。 然而,在缅甸军政权的影响并没有消失,艺术界的待遇并不高,在继续发展不成功的同时,90年代出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潮流,寻求在校外进行展示和活动,1990年成立了"现代艺术90",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由此,199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支持具有全球舞台的艺术家的创作。 缅甸艺术界走向世界--河畔画廊的尝试。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画廊的信息 河畔画廊已经成立14年,是一家在国际舞台上不断拓展活动的当代艺术画廊。 江河拥有40多位艺术家的名册,从审查时代开始,江河就一直在尝试如何将艺术家带入全球范围内,包括国际收藏家。 在保留经得起西方语境考验的元素的同时,艺术家们能够呈现出具有本土性、历史性和缅甸特色的作品,揭示了亚洲艺术界的很多黑匣子及其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有能力揭示很多已经成为黑匣子的亚洲艺术圈和历史。 如"僧人的记忆"系列的画家土土(1972-)说:"我想暗示佛教作为缅甸的生活背景和僧人的存在。正如他所说:"我想提示佛教在缅甸的生活背景,以及僧侣的存在。"大威土图以鸟瞰的视角,将缅甸广泛支持的佛教对事物和存在的认知方式,用色彩层次的手法描绘出来,让人看到了缅甸文化的一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另一方面,Thar Gyi(1966-)抓住了缅甸绘画史的抽象性,并带来了新的角度,他将自己的作品描述为"非绘画"。Thar Gyi的灵感来自于他在缅甸参观寺庙小镇时看到的乡村风景,他在国内绘画所使用的内部节奏表现中加入了"脊状"的具象性,从而实现了在缅甸艺术史和抽象绘画史上的独特定位,但并不直接。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TRiCERA很高兴地展示来自河画廊的49幅画作,河画廊是一家支持艺术家的画廊,他们的作品似乎是缅甸国内艺术界和西方艺术界之间的一个奇点。希望您能欣赏到既具有民族性又具有世界性的缅甸艺术史。 屠呦呦(1972年-)屠大伟,出生于缅甸,自1997年起在缅甸参加展览,并一直活跃在缅甸境外,包括英国和新加坡。自2007年起,他连续三年获得缅甸亚洲艺术奖年度最佳绘画奖,最近的作品《僧侣的回忆》,用非常有限的色彩范围,用明显的明暗对比来暗示"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觉林(1975年-)在澳大利亚、巴黎和香港等地工作的林氏,以其围绕着缅甸风景的平淡而有内涵的色块而闻名。然而,他的作品避开了山水画的物质性,而是表现自然的细微之处和日常生活的情感,邀请观众去发现。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塔吉(1966年-)Thar Gyi的关键词是"非绘画",他将缅甸乡村风景中的脊状造型特质融入到绘画中,为国内抽象绘画史带来了新的角度。在对缅甸绘画发展的姿态参照中,他将视觉艺术与绘画学术的精髓融为一体。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100日元就能买到艺术品的系统”将如何改变世界?Straym是艺术的游戏规则。

关于本文・"STRAYM"是提供"100日元起就能买到的艺术品"的分割所有权艺术服务・"任何人都能买到艺术品的世界"、"艺术"。SMADONA的使命是"创造一个任何人都可以购买艺术品的世界","振兴艺术市场","在转卖时将利润返还给艺术家"。・团队成员是广告、证券和技术方面的专家。     SMADONA公司宣布,在2020年底正式推出基于"100日元就能买到的艺术品"概念的平台STRAYM。    该公司于2019年12月推出了这项服务,首席执行官长崎美弘曾在广告和其他创意行业工作。该公司的成员包括艺术家杉山宏等证券和网络系统开发方面的专业人士,主要有两个问题。 ・"艺术买家偏向少数富人"・"日本艺术市场增长乏力"。作为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该公司提出、开发、经营"艺术品所有权分割",近年来在国内外出现了。         它有什么特点? ,名气大的艺术家的作品,价格超过100万日元,难免会被卖给收入与价格相称的买家(除非他们负债累累)。不过,该公司的一个顾虑是,如果艺术作品只在少数人中传播,评价的人也会变成寡头垄断。   STRAYM的特点是不出售作品本身,而是出售作品所附带的所有权,并构建了一个可以多人购买的系统,价格仅为100日元。该系统的独特之处在于,只需100日元就可以让多人购买作品,其目的就是为了解决上述问题,让"富人"以外的人也可以购买作品。     增加花少量的钱就能买到的艺术品,必然会导致购买者数量的增加,进而导致市场本身的扩大。这就解决了STRAYM的另一个问题,也就是盘活市场。   另一方面,该服务旨在解决的另一个问题是转售时对艺术家的利润回报。在美国、中国、瑞士、日本等发达国家,除西方国家外,目前艺术家的作品在拍卖会上转卖时,并没有法律保障其获得利润回报。在STRAYM中,服务的结构是将所有权转售产生的利润的百分之几返还给艺术家,以确保再分配的平等性。我们的想法是让那些在转卖过程中被边缘化的艺术家成为当事人。     该公司的目标是在2020年正式推出该服务,阶段性目标是在2009年提供英语和其他语言的服务,并在2010年建立海外基地。 STRAYM改变游戏规则的"如何购买艺术品"的方法,可能会大大改变以经济为核心的艺术参与人的面貌。   参考网址:https://fundinno.com/projects/131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