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6月 19, 2021
Home Others 漫画如何作为艺术传播?Shueisha的漫画艺术"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已经开始。

漫画如何作为艺术传播?Shueisha的漫画艺术”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已经开始。

冈本

:非常感谢您的评价。但我也不想和”艺术市场”中现有的流派对着干。艺术有很多不同的流派,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我不想在市场上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我不想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

我更愿意和其他流派合作。例如,你可以与工艺美术师合作,制作一个漆画框。如果你想把你的作品作为一个艺术作品,作为一个日本的创作来呈现的话,我觉得和其他流派的合作很重要。

井口

:在将漫画拓展到其他艺术类型的同时,我认为要与现有的艺术产生共生关系,创造新的价值。

冈本

是的,这就是我认为有趣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海报和复制品。但从来没有把漫画作为艺术品来开发的想法,以保证艺术品的质量。当然,这对树德社来说是第一次,我想这对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东西。
©︎ Riyoko Ikeda / Shueisha inc.

井口

:你刚才说”作为艺术”,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用区块链发证是很有意思的,或者说,它在某种程度上是直指问题的核心。作为一个从事艺术的人(笑),我可以想象,当人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时,他们可能会想到分销、价值形成和抵押品。(笑)我可以想象,当他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的时候,他们会想到发行、价值形成、抵押品,这次我觉得会作为一个多作品来发展,到时候就必须要谈版号管理。

冈本

:没错。这正是让我认识到这个项目潜力的初衷。我不想被人认为是在卖复制品。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设计一种方法来管理这些版本和发行它们,或者说是一种逻辑,让它们作为艺术品在市场上流动。从这个意义上说,Startburn的区块链系统是一个很大的催化剂。

井口

: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有一点,”作为艺术的分配”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当代艺术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一个流派。但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虽然可能是重复我前面所说的,但是在版画、照片等可以复制的作品的发行过程中,版本管理,或者更具体地说,市场价值的管理就变得非常重要。

冈本

:我想你是对的。

如果我们能通过这个问题,那么我认为已经奠定了基础。在今天的当代艺术中,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接受原本来自外界的人,比如KAWS。所以街头艺术、波普艺术或插画已经成为一种流派。也许我说得太夸张了,但我认为新类型的漫画有进入这个领域的基础。如果我说这样的话,可能又会被别人骂我说的太多了(笑)。

冈本

:没有,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也是为什么要用心创造价值的原因。包装、运输也是如此,当然还有证书。
©︎坂本真一 / Shueisha inc.

井口

:在法国,漫画据说是第九艺术(笑)。但正如你所说,当代艺术是一个机制的世界,是有规则的。你按照”礼仪”或者说商业惯例来做,很隐忍,我觉得你对这个项目很认真。

冈本

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谈,另一方面,我想避免与当代艺术,或者说与美术的核心对接。我意识到漫画的背景,美术方面有现有的方法和技巧。我认为,试图强迫自己去顺应这一点是不好的。当然,我一点都不忽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讨论区块链证书… …我想把它确立为更广泛意义上的艺术,我认为有必要思考它本身的背景和价值。

明白了另外,在价值方面,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我认为,价值是一种被感知的东西,当一种共同的价值,或者说认可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它就会成长。当这种共同价值增长时,整体价值就会诞生。我对漫画艺术如何创造艺术价值非常感兴趣,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大的潜力。

以”漫画艺术”的方式来传承漫画。

井口

:说到问题的核心,或者说说得更深一点,您觉得这个《修真漫画-艺术遗产》和复制品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冈本

:最大的区别是研究和修复。其实,原创漫画作品褪色、变质的速度非常快。它们比油画要脆弱得多。这是因为以周、月连载为基础的漫画原画,为了适应生产速度,往往使用容易干燥的染料油墨。这些油墨是漫画的表现力所在,但它们也会很快褪色和变色。另外,还有很多因素会损坏纸张,比如粘贴成绩单的粘合剂。

井口

:我明白了,所以你没有让原图持续时间更长的想法,因为你认为它会被打印出来。

冈本

是的,没错。我听说有的档案专家说,档案的寿命不超过100年。即使它们被存放在适当的设施中,也是如此。所有的漫画原画都在以持续的速度恶化。所以,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就研究了一下原来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一边做一边还原。

井口

:不只是简单的印花吧?

冈本

:没错。而且与漫画不同的是,原图是放大而不是缩小。所以,如果你从摄影到印刷都没有做好,最后得到的东西是无法欣赏的。从生产到发行,一切都要经过严格的控制,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说我们是做复制品。

井口

:把它做成艺术,我们就把它留下来。

冈本

通过把它们作为图片留下,换句话说,作为给人一种与漫画状态不同的体验的东西。如今,我听到纸质原件在拍卖会上被卖出高价的故事,但原件却没有被及时保存下来。我们有数字档案,但原纸只怕是越来越差了。所以这个项目如果产生了资金,可以用于研究艺术品原件的存放,当然也可以返还给艺术家。

井口

:你可以为漫画家创造一个新的活动领域。

冈本

那正好,漫画的世界也越来越艰难了。艺术家仅靠稿费和版税谋生是很难的,但如果能把自己的画作当做艺术,也许就能看到不一样的可能性。今后,我想把新漫画家的画也变成艺术品。

井口

:这样一想,”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的目标就很明确了吧?漫画的传承,以及漫画家的新可能性。

冈本

:漫画毕竟是日本重要的产业和文化。我们要在适应时代的同时,思考如何传承,我想这也是一直把漫画送出去的书生社不得不重视的问题。我想仔细地,当然也想挑战地建立漫画作为艺术是否可行的问题。

冈本正志 – 冈本正志

昭和漫画-艺术遗产”的导演。从东京美术大学音乐系毕业后,加入了树枝社。先后在女性杂志和女性杂志门户网站工作,参与漫画制作的数字化工作。她策划实施了”漫画数字档案馆”,这是一个收录了书生社出版的主要漫画作品的数据库。他还将《周刊少年Jump》等漫画杂志的制作环境数字化。转入数码部后,先后推出了”漫画工厂”和”SSDB(树艺社综合数据库)”。

太井口

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老牌的音响设备制造商,并在亚太区总部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2015年加入耐克日本公司,2017年担任日本直营店供应链经理,参与全球项目,并在日本启动和执行多个新项目。2018年11月1日,他成立了TRiCERA公司。

网站网址
https://mangaart.jp/

artclipAdminhttps://www.tricera.net/
我们在ART CLIP涵盖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最新艺术新闻,并提供艺术家和我们将继续传播信息,更有利于收藏家群体的活动。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Quick Insight vol.1 – Yuta okuda-

活跃于日本和台湾的亚洲艺术界,Yuta okuda试图通过生物和花卉来描绘和肯定自然秩序之美。菊地TAKEO KIKUCHI的时装设计师转为艺术家,我们采访了他的活动和背景。 首先,你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你的工作吗?我的作品是基于无意识的自我投射和自我诠释。在无意识的层面上,我想到了生物,在有意识的层面上,我把它们变成了汉尼亚、玛丽莲、科迈努等等。 我想不自觉地描写的题材总是花和活物,由此我试图在一幅作品中表达两个矛盾的主题,如美与丑、爱与妒、生与死。我的图案总是活生生的东西,我根据食物链的概念,画出自然秩序的美。 智慧 743×607,2019,颜料墨水/肯特纸业。 点击这里查看她的作品。 你以前是一个时装设计师,是什么让你成为一个艺术家?我想这是因为我有强烈的愿望,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因为设计师和艺术家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商业设计师是不需要有个性的。我们需要以一定的方式,按照一定的时间表来做某项设计。但这是有压力的。所以我觉得一开始真的就是"我只想画我想画的画"。 那你是不是马上就开始画画了?不,一开始我只是在家里涉猎画画。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照片似乎很密集。我好像在发泄我的负面情绪。我根本没想过要给人看。一点儿也没有。可以说,这是我的毒素(笑)。 紫玫瑰(粉红x紫色) 33.3×24.2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你是怎么开始做职业艺术家的?有人认可我的工作,我的画。当我的负面情绪完全表现出来的时候,也有人说:"我喜欢你的作品"。这是个惊喜,说白了,让我感觉很好。这绝不会发生在一个商业设计师身上。在时尚界,你要编造一些东西,但在绘画界,你是赤裸裸的。我很高兴能把自己的这部分表现出来,并得到赞赏。就在那个时候,我看到我的一些朋友是艺术家,我很嫉妒他们的作品,所以我想,我也应该这样做。但如果我要做的话,我想把它当做一个专业的事情来做,而不是作为一个爱好,我不想半途而废。如果我要做,我想做得彻底。 你说你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你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立场吗?刚开始的时候,都是"不停地画"。我会画三天,睡半天,就想把它画出来。我画了三天,睡了半天,就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出来,当我把所有堆积的东西,所有的东西都放出来的时候,我终于可以看到概念了。这就是"自我投射"。 这与时尚完全相反。在时尚界,化妆的概念是第一位的,然后你再从那里建立起来,但我在艺术界做的是发现自己,展示最真实的自己。如何裸露自己,如何将自己的这部分展现出来,是很重要的。我想看看我的经验是如何输出的。 抽象花束(深蓝色x紫色) 33.3×24.2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以自己的经验为基础的工作,是不是很难得到意见?前三年我就跑出来了(笑),30年的人生,三年就跑出来了。(笑)但我认为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30年。我想我可以再深挖一下。回想这三年来,我的真性情是什么,我的底子是什么。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接受各种事物,做出新的东西。 最近,您的作品中多用了苏米墨。这种变化是有意为之吗?我的工作确实发生了变化,因为它还与我有关。即使让我画出与过去一模一样的图画,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非常困难的。虽然会变,但我可以说的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谎言。我真的没有任何怀疑。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的画就是要让我能有多赤裸,能对自己有多诚实。所以如果你从这个角度去想,我想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做的事情没有错。另一方面,我一直在努力更新我的材料。我尝试过水彩、铜版纸、油画、日本画、泥土。因此,我决定,苏米墨是最适合我的天性的。 抽象单花 (萨克斯 x 紫) 36×14厘米,画布上的丙烯和颜料墨水。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 你已经找到了新的目标和新的挑战,现在你的目标是下一步。你对这个目标是否已经有了具体的想法?我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所以我对未来的憧憬又不是全部都很清晰。我可以说的是,我还是不骗自己。我想在工作中赤裸裸地坦诚相待。所以我想充分利用我自然而然的经历。现在我终于习惯了空虚,我想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吸取不同的经验,并把它们提炼成画。了解了环境和自己的变化,我会把它们融入到我的画作中去。无论事情如何变化,对我来说,只要不骗自己,没有疑惑,坦诚相待就好。因为对我来说,画画就是要把最赤裸裸、最真实的部分表现出来。 简介在伦敦留学后,她获得了ISTITUTO MARANGONI伦敦时装设计学院硕士课程的文凭。回国后在时装品牌"菊地TAKEO KIKUCHI"担任时装设计师。离开公司后,她开始不是作为时装设计师,而是作为艺术家"yutaokuda"工作。她用细腻的线条和斑点,以花朵和生物为主题,画出食物链等自然秩序之美。有时,我用欺骗的手法把矛盾的两面都画出来,如生与死、美与丑等。目前,她正积极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和联展。 点击这里查看奥田雄太的作品。

关于东京国立艺术中心的”影像叙事”展”日本当代艺术中的文学”展,东京国立艺术中心

北岛敬三,《TSILCARL VILLAGE ARMENIA》(选自1991年苏联系列),1991/2019,颜料版画 66.0×93.0cm 艺术家收藏 ©KITAJIMA KEIZO。 2019年8月28日至11月11日,东京国立艺术中心将隆重推出六位日本当代艺术家的群展。展览的题目是"影像的故事"。日本当代艺术中的文学"。顾名思义,此次展览主要关注日本当代艺术界的文学表达。展出的作品有共同的文学元素,它们像诗歌一样,以隐喻的方式表达。他们建议不要直接表达信息,而是想象作品中的时间、地点和人物。 根据东京国立艺术中心官方公布的展览公告,有一句话"Ut pictura poesis",意思是"绘画是诗,诗也是画",源自古罗马诗人贺拉斯的《阿尔斯诗集》。在解释绘画(视觉艺术)与诗歌的密切联系时,经常引用这句话。 本次展览展出的六位日本当代艺术家的年龄跨度很大,从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北岛敬三到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宫林。一进博物馆,第一个房间就被活跃在国内外的田村雄一郎占据。整个房间将是他基于"幻觉"概念的新作《天眼》。艺术家着重介绍了"幻觉"在日语中的意思是"天空中的眼睛"。考虑到从文字和图像中衍生出的故事,将更有助于欣赏他的作品。 在第二展室,宫岸将展出为本次展览创作的新装置作品《在灯火通明的房间里》。 在本次展览中,宫岸将展出由26张照片、5段视频和声音组成的新装置作品《两个人物的对话》。作品中呈现的风景和对话与宫城的经历密切相关。宫城一直关注与冲绳有关的性问题和少数民族问题。通过作品激发观众的想象力,他对围绕冲绳的社会问题提出质疑。 小林绘里香,《我的火炬》,2019年,C版画54.9×36.7cm(每张,一套47张)。 艺术家的收藏 ©小林绘里香 提供 菊竹优人画廊 照片:野川加奈。 来自东京的艺术家小林绘里香将在3号房间展出一件装置作品,追溯核武器的原材料铀和1940年东京奥运会火炬的故事。小林主要讲述了奥运火炬从未到达日本,以及日本试图从德国进口铀来研制原子弹的讽刺故事。 第四,丰岛安子对架子和面板的重新诠释。在"架子"系列中,丰岛设计的架子,其腿部的设计比架子的主面板要精致得多。丰岛以此颠覆了架子的主次作用。这种对一个普通物体的简单改造,让我们想到了自己对它的认知。此外,在他的面板系列中,他不是加工胶合板的表面,而是加工面板的背面。...

你有没有想过住在姜饼屋里?

渡边大作个展"甜食博物馆     你读过童话故事《韩塞尔和格雷特》吗? 在我们还没有想到故事和人物之前,我们就会自动想到用姜饼和糖果做成的甜蜜饼干屋。你有没有希望自己能住在那栋房子里?很难定义什么让我们快乐,但简单地说,我认为糖果给我们小时候带来了快乐。   当代艺术家渡边大作将这种幸福感通过艺术的形式带到了甜食中,7月31日至8月14日,他将在东京的中心地带--新宿的小田急百货店举办个展"甜食博物馆"。   渡边大佐是由母亲--糕点师抚养长大的,因为这样的背景,他从童年的记忆中就把甜食和幸福联系在一起。如果你看一眼他的作品,你可能会因为其逼真的外观而将他的作品与正宗的甜品混淆。膏体看起来逼真的秘密就是树脂。在这个过程中,他用吸管袋把树脂做成奶油的样子。他用假奶油制作各种造型,如动物、鱼、历史雕像、艺术史上的画作等。在此次展览中,还有向罗丹的《戴珍珠耳环的女孩》和《思想者》致敬的作品。他的作品有趣的地方在于,来自甜食装饰的轻快气氛和来自艺术史的沉重气氛之间的差距。这种欢快的对比,让我们不禁莞尔。     在"糖果博物馆"展览上,作品分几个部分展出。在入口处,有动物、长条宴席等大型作品,也有绘画、立体作品等平面作品。沿着走廊往前走,就看到了一部分不仅向西方美术史致敬,也向日本美术史致敬的作品,其中包括浮世绘版画。迎接您的是以巧克力、糖果、爆米花等为造型的大型日本艺术品。然后,我们继续来到以海洋为主题的角落,这里的墙壁上有很多海洋生物的装饰。正如渡边在作品中幽默地说,太烧(鲷鱼饼)和鱼一起出现。除了展出的作品外,摄影区也有作品展出。展览的策划似乎已经考虑到了观众的需求。           艺术史学家高篠修二认为,渡边创造了一种新的当代艺术流派,称为"假甜食艺术",他将其称为"甜食之王"。他指出,渡边的作品与日本关于人类感官的哲学有关。日本有句古老的哲理:"用手可以看到洗澡水的温度",还有"用舌头看味道"这样的日本文化。传统的茶道和怀石料理,以及传统的日式晚宴,都是这种理念的体现。高志娜对渡边作品的评价与这些紧密相联。也许他是想说,我们可以看到。幸福通过他的作品与我们的眼睛。   渡边大作带来的作品 感受幸福的同时,在日本当代艺术界留下了独特的印记,受到国际上的好评。他还曾在中国、土耳其、香港等地举办海外展览。香港和印度尼西亚。同时,他的作品也被永久博物馆所收藏大原美术馆、清洲市春日美术馆、高崎冈崎世界儿童博物馆的收藏。尽管名声在外,但他还是在东京的一家百货公司举办了个展"糖果博物馆"。在一个即使对当代艺术不熟悉的人也很容易接触到的地方,而展览本身也是从观众的角度出发,以一种全新的方式策划的。 友好的方式。   从这次展览中,渡边大作给观众留下了这样的信息。   '我想每个人都有一段与饼干和糖果有关的快乐记忆。我希望看到我作品的人都能有快乐的回忆和感受。我希望成为一名艺术家,能够继续创作出这样的作品,唤起与甜食有关的快乐回忆。希望它们能成为你幸福的回忆之一。   有关"糖果博物馆"展览的更多信息,请参考以下链接:http://www.odakyu-dept.co.jp/shinjuku/special/sweets/index.html。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音乐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也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

指尖、纸和艺术家。-纸艺故事第二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我的作品 如果你还没有读过纸艺系列的第一部分,其中解释了纸作为一种艺术材料的独特性,请在这里阅读。 纸与人类的蜜月关系 这次先说点小知识。 据考古研究表明,中国大约在公元前100年发明了纸,此后,纸作为文明的一部分发展起来。"纸"这个词来源于纸莎草纸,这是埃及文明使用的一种厚厚的纸状书写媒介,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560-2550年。 在2020年的今天,由于数字技术的兴起,我们对纸张的依恋正在减弱。然而,纸质文化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例如,即使在这个一切都可以通过电子邮件、LINE、Zoom完成的时代,我们仍然会在新年贺卡、婚礼、生日等场合发送信件,即使一个轻薄的平板电脑上可以容纳上百本书,很多人仍然会购买沉重笨重的纸质书籍。将我们与这些看似过时的材料联系在一起的,是对纸张的怀念,是印在我们人类记忆中的类比。 无论世事如何变迁,人与纸之间延续了4000多年的蜜月关系依然在世界各地延续。在法国和我所在的国家,每年都会举办几次古玩展,非常受欢迎,吸引人们兴趣的物品有时是几十年前写的信。精美的手写明信片和信件虽然已经泛黄,但上面写的感情依然鲜活。从不褪色的墨迹斑驳中可以看出作者的犹豫和激动。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和纸是一种薄而结实的纸,是为了与毛笔和墨水兼容而开发的。由于和纸的质地美观,还被用于制作日式灯饰、吉祥屏风等家具。在古代,和纸被用作神道祭品的包装材料,作为一种礼仪性的折叠,如何折叠和折痕的知识成为高级武士教育的一部分。在江户时代(1603-1868年),折纸传播到了今天我们所熟知的普通大众。作为一个在日本长大的年轻人,我通过对书法、折纸的喜爱,以及和朋友们一起开纸飞机,对日本纸的优良品质一直很熟悉。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纸的"模拟"媒介在艺术中的重要性如何?Janaki Lele,一位来自印度的视觉艺术家,通过手工剪纸编织了一个故事。她在一篇名为《心灵感应》的文章中,配上一首诗,她写道:"一张能量网穿过看不见的线......。连接两颗心...你有想过我吗?其实,我刚才也在想你。我低声说道。我看到,连接我们大脑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电力电缆的现代能量,它让我重新思考我们与他人的连接方式。我们表达思想的方式,就像把风筝或鸟儿放进天空之流。这种流动在我们的脑海中转动着风车水车的涡轮,在互动中,能量被创造出来。显然,当我们与这种模拟机制相通时,可以发生心灵感应的联系。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作品信息 另一件作品《追星者》则描绘了一个温柔而朦胧的梦境。这幅作品的灵感来自于他和朋友的孩子玩耍的时候,挑着窗外经过的夕阳。这些故事都只在一张或几张纸上展开,用剪影和一点深度。令人惊讶的是,一张只有几微毫米厚的纸,竟然有能力和潜力接收和传输所有的戏剧。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秘密就在于纸是一种有机物。正如我们在思想和交流的有机形成中所看到的,生物能量在人与纸艺之间相互作用。纸张作为一种催化剂,连接着艺术家与艺术,以及艺术与我们。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百鬼丸是一位多产的剪纸艺术家,他的作品超过一万幅,将武士带入21世纪的纸上。他画的线条有一种锋利的感觉,就像日本的刀一样突出。他曾为日本历史小说设计过很多封面,其中很多主题都是武士和忍者活跃的时代,他大胆的构图结合了浮世绘的动感和漫画的朗朗上口。这些元素与他对人的生动描绘相结合,使他的作品充满了生命力。毋庸置疑,有机纸具有容纳生命的接受力。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他的作品 艺术家的实践和他的作品一样有力量。除了创作二维和三维剪纸艺术,他还上过电视,在日本、美国、法国等地展出,有趣的是,他还进行过现场剪纸表演。他还出售印有他的战士图案的面具,对于带科罗娜的时代来说是非常可靠的。百鬼丸的职业可能就像浪人武士一样,在大学里学习建筑学,然后接受陶艺师的训练。但现在,作为日本剪纸界的先锋,他正在开创自己的事业,为后人指明方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DVpG4p948E&feature=youtu.be TRiCERA将继续为您带来艺术家的信息。不要忘记订阅ArtClip通讯,获取更多犀利的见解和有品位的专栏。

采访奥田裕太,谈真诚与自我投射的绘画。

冈田雄太说:"我所做的事情没有任何谎言。我们与这位使用微型画和水墨的画家聊了聊他的作品,包括他尊重真诚至上的态度。     在我的印象中,你画了很多基于微型绘画技巧的活物画。 - 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基于无意识的自我投射和自我诠释。在无意识的层面上,我想到了一个个生物,而在有意识的层面上,我把它们变成了概念性的作品,比如汉尼亚、玛丽莲和科迈努。 ,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想描绘的题材永远是花和活物,并由此表达出美与丑、爱与妒、生与死等两个矛盾的主题,浑然一体。题材总是活生生的东西,我以"美丽的食物链"的概念来描绘自然秩序之美。 这几年您作品的表现手法逐年变化,从只有线条的计算型微缩画到利用线描与巧用水墨模糊的作品。我想,环境和心态的变化对你的工作影响很大。另外,我觉得你之所以画细线画,可能是你的气质问题。     你是设计师出身,是什么启发你成为一名艺术家? -我成为艺术家的原因有很多,但我确信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我非常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因为设计师和艺术家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是一个很有创意的人,在图案上花了很多心思。但商业设计师是不应该有个性的。你必须按照一定的设计、一定的方式、一定的计划进行工作。这比我想象中的压力更大。所以我觉得一开始真的就是"我只想画我想画的画"。   那你是不是马上就开始画画了? -不,一开始我只是在家里画画。更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我只是画了又画。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的图纸看起来非常密集。我想这更接近于绝望的印象,或者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强烈感。这确实是一种缓解压力的方式,我觉得自己的负面情绪得到了释放。我根本没想过要给别人看。一点也不。可以说,这是我自己的毒素(笑)。   即便如此,你能把自己的作品呈现出来,说明你是以职业艺术家的身份开始的吧? -有人认可我的工作,我的画。在我的负面情绪充分展现的时候,也有人说"我喜欢你的作品"。这是一个惊喜。这是个惊喜,说白了,让我感觉很好。这在商业设计师身上是不会发生的。在时尚界,你要编造一些东西,但在绘画界,你是赤裸裸的。我很高兴能把自己的这部分表现出来,并得到赞赏。就在这段时间,我看到一些朋友是艺术家,我很羡慕他们的作品,心想,我也想成为艺术家。所以,也许是嫉妒让我想成为一个艺术家。不过,如果我要做的话,我还是要以专业的态度去做,而不是作为一种爱好,我要放下任何半点感情。如果我要做,我就要做得彻底。     你说你的作品是自我投射。你从一开始就有一个固定的过程,比如"无意识→有意识"? -刚开始的时候,都是只顾着画画。我会画上三天,然后睡上半天,就是想把它画出来。当我把所有积压的事情,所有的事情都释放出来的时候,我终于能够看到这个概念了。这就是"自我投射"。 ,这是与时尚相反的。我在艺术中做的是发现自己,展现最真实的自己。如何裸露自己,如何将自己的这部分展现出来,是很重要的。我想看看我的经验是如何输出的。   但如果是根据自己的经验来输入,是不是很难? -我前三年就跑出来了(笑)。30年的人生在三年内跌入谷底。但我认为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30年。我想我可以再深挖一下。回想这三年来,我的真性情是什么,我的底子是什么。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吸收很多东西,创造新的东西。我觉得我现在正在进行第二次创业。     近来,除了早年的微型画外,还增加了使用水墨等材料的作品。这种变化是有意为之吗? -我的工作确实会改变,毕竟,因为它与我的身份有关。即使让我画出与过去一模一样的图画,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确实会发生变化,但我可以说的是,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谎言。我真的没有任何怀疑。就像我前面提到的,我的画就是要让我能有多赤裸裸,对自己有多诚实。所以,如果你从这个角度考虑,我想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现在做的事情没有错。 ,另一方面,说到制作和技法,我首先要做的是大而多产的作品的点。过去,能画能吃本身就是一种幸福,但现在,部分原因是我把眼光放得更高了,我想在今后的创作中更注重作品的数量。除此之外,比如说,我一直在努力更新我的资料。我尝试过水彩、铜版纸、油画、日本画、泥土等多种画种。因此,我认定水墨是最适合我的天性。     经过三年的创作和展示,你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井井有条,你也找到了新的目标和挑战。你心中是否已经有了具体的目标? -我的作品是一种自我投射,所以我的未来愿景也不是都很清晰。我可以说的是,我没有骗自己。我想在工作中赤裸裸地坦诚相待。所以我想充分利用我自然而然的经历。 ,正如我前面提到的,在无意识的层面上,我的绘画总是在指涉花和生物,指涉它们的美与丑、生与死。我想看什么,我想看什么,我想以画作的形式来描绘谁,都逐渐清晰起来。现在我终于习惯了空旷的空间,我想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吸取不同的经验,并把它们提炼成画。也许画作会不断变化。今天的我和刚开始画画时的我不同。所以气氛可能没有以前那么精辟了。但我觉得有的地方变了也不是坏事。相反,我想思考如何在理解和融入环境和自己的变化的同时,做出属于自己独特的画作。不管怎么变,对我来说,只要不撒谎,不质疑,诚实地对待自己的活动,就可以了。因为对我来说,画画就是要把最赤裸的部分,最诚实的部分展现出来。

Don't Miss

艺术与食物的甜蜜结合-渡边大作

对美食的热爱是世间不变的。 显然,7月是美国的烹饪月。尽管烹饪的风格不同,但烹饪是一门艺术,两者同样丰富了我们的生活。 虽然在国外只以寿司和拉面闻名,但日本是一个有着无比丰富的饮食传统和文化的国家。此外,在餐馆里看到的"食品样品"展示,也因其令人流口水的真实感和不寻常的创意而受到欢迎。这一期,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位独特的日本艺术家的作品,他将食物(甜食)融入到他的艺术中。在日本,人们往往羞于在公开场合表达自己的爱,但在爱吃方面,人们似乎过于公开。在国外生活,经常看到日本朋友在Instagram上炫耀自己的美食照片。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餐厅。就我而言,我对他们的肚子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可惜,我现在不能取消关注他们,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即使是在海外非常流行的Tinder类找对象的应用,在日本也是用食物的图片代替杯子的照片,不再像UberEats的菜单那么丰富。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很期待今天的约会选择乌米饭,明天的约会选择烧肉。抛开我的疑惑,我们再来介绍一下糖果装饰艺术的先驱渡边大佐。 点击这里查看他的作品详情 渡边称自己的作品为"假奶油艺术",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它是用奶油从袋子里挤出来的,就像制作糖果一样。然而,谁又能想到,用奶油做成的圣母像会优雅地竖立在蛋糕上呢?佛陀身披甜美的诱惑,但他却冷静地沉浸在禅宗中,不被世俗的思想所干扰。奶油其实是用树脂做的,但就像餐厅里的食物样品一样,他的再创作能力(看起来很好吃的假糖果、水果、纸杯蛋糕)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他的使命是用他的艺术和糕点天赋,通过甜品艺术给人们带来幸福。鉴于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是一个裁缝的儿子,也是伟大的印象派画家,他擅长画衣服,父母的影响可想而知。渡边选择雷诺阿的著名画像《戴蕾丝帽的女孩》作为对艺术家的品味致敬,绝非偶然。毫无疑问,这是一位让人赏心悦目的烹饪大师的精品之作,即使无法用味觉来欣赏。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作品信息 日本是一个亚洲文化和西方文化融合的国度。历史上,日本人生产了高质量的改良产品,如燧发枪、照相机、汽车等。文化与艺术也无一例外地被融合、被改造、被输出。在Osamu Watanabe独特的厨房里,西方的艺术和点心与日本的创意和卡哇伊运动有了幸福的邂逅。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我的作品 想看更多渡边大作的艺术与美食幸福感的朋友,可以到TRiCERA.NET领取菜单。如果这篇文章吸引了您的味蕾,请订阅我们的电子报。 有关渡边治的更多信息。此处

突出公开征集的”TOKAS-Emerging 2019″展览。

TOKAS-Emerging 2019第二部分在TOKAS本乡举行     东京大都会艺术空间TOKAS是一个致力于创造和推广东京当代艺术的艺术中心。TOKAS成立于2001年,名称为"东京奇迹网站"。Tokyo Wonder Site于2017年更名为Tokyo Arts and Space.自2001年以来,TOKAS一直在实施各种计划,支持新晋艺术家和实验艺术项目。   TOKAS-Emerging是一个公开征集35岁以下日本艺术家的项目,今年有6位艺术家入选。TOKAS-Emerging第一部分将于7月20日至8月18日举行,第二部分将于8月31日至9月29日举行。   详见第二部分--足川美月、宫坂直树、北条智子。         TOKAS有两个场馆,一个是主要用于艺术项目和展览的TOKAS本乡,另一个是艺术家的住所TOKAS Residency。   TOKAS本乡的建筑有三层楼高,三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艺术家可以以个展的形式展示自己的作品。   一楼是足川美月的作品,主要是石版画和其他版画。本次展览的特点是陈列结构合理。大到大尺寸作品,小到80x50mm等小作品,都是有节奏地进行安装。   这些图案都是根据我在小区里散步时遇到的景物创作的。特别是这次她展出的作品,灵感来自于她对TOKAS本乡的访问。 之所以展出她的作品,是因为基于她对空间的理解,按照空间的节奏进行展示。   二楼有宫坂直树的展览。三个空间。的展览正在举行。宫萨卡是一位研究人类感知可以改变的空间概念的艺术家,她将整个展览空间作为作品。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呈现了三个空间,以捕捉人类感知变化所产生的各种空间概念。   音响艺术家北条智子在三楼办公。她主要创作装置和声音作品。在她的个展"Sotto Voce"中,她关注的是历史和大众媒体对小野洋子的各种看法。虽然有很多关于小野洋子作为艺术家、约翰-列侬的妻子、丑女等的描述,但胡乔将这些记录在案的认知形象化,并呈现出个人是如何被主体化的。   关于空间与计划--TOKAS-新锐篇   在一栋有趣的三层楼里,我被艺术家们的展览所打动,他们就像在开个展一样。虽然有很多公开征集艺术家支持群展的活动,但TOKAS-Emerging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给了艺术家一个举办个展的机会。年轻艺术家举办个展的机会不多,所以我觉得TOKAS支持他们的方式对他们有帮助。不仅在评奖本身,而且在实际工作中,似乎对艺术家们的支持也很大。   TOKAS-Emerging 2019 part 2   日期:2019年8月31日(星期六)至9月29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1:00-下午7:00。 休馆日:9月2日(周一)、9月9日(周一)、9月17日(周二)、9月24日(周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自然现象的视觉化,刺激人的感官。

赤松内洛,《流星》,三潴美术馆。     '流星'从5月29日到6月29日上映。神奈川的艺术家赤松内洛的作品将在东京市屋町的三潴美术馆展出。   赤松的主要研究兴趣是地磁的影响,这是一种看不见的自然现象。然而,他用自己独特的方法论来表达这种无形的现象。   通过对自然现象的体现,他的作品成为一种现象学的体验,注重视觉、声音、时间和体验。   本次展览,赤松将展出两件新作:利用热汽化原理的《Meteon》和因地磁存在而流动旋转的装置作品《Chidiki Spider》。   据Akamatsu Otero和Mizuma Art Gallery的声明,最近的研究表明,人类可能会将磁力作为第六感来感知。赤松将"地磁"这一主题融入到作品中。     我的作品将热气化的原理和地磁的作用形象化,同时我希望人们用五官自由地感受作品和展览。我们可能不知道自己的第六感是什么,但是我们会本能地感受到一些现象,我想把它作为我的第六感。赤松不强求他处理的任何主题。   赤松的自动移动装置作品在移动的过程中会发出细微的声音。刺激人的五官的作品,比如眼睛和耳朵,唤醒我们。无论你是否能感受到赤松所探讨的自然现象,都不妨去体验一下"五官的觉醒",这在我们忙碌的生活中是很难感受到的。     本文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也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

英国推出新的当代艺术大赛

4月27日,一个新的当代艺术奖项在英国启动。奖名为"封存奖"(封存即隔离),是考虑到当代社会正遭受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灾难而命名的。 该奖项由艺术家W.K.Lyhne和艺术策展人兼顾问Fru Tholstrup发起,以公开征集的方式,为成熟的和新兴的艺术家创造一个对抗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折磨的平台。申请规则如下: 申请人必须是近20年内的艺术类在校生或艺术类专业毕业。 作品必须是自画像。 作品尺寸高、宽必须在1.5米以内。 截止日期为2020年6月30日。 作品必须在线提交。 最多选出15名获奖者,获奖作品将在Tristan Hoare画廊进行为期一周的展览和销售。收入的10%将捐赠给官方慈善机构,10%用于支付展览费用。 创始人宣布:"艺术市场正在遭受苦难,但与此同时,艺术家可以发展自我反思的机会。这一举措能否致力于维护行业的积极性和市场的停滞,还有待观察。但在目前的情况下,至少有条件支撑当代艺术市场和行业的参与者必须行动起来,寻求改善。 虽然比赛号称"面向所有人",但只对18岁以上的英国居民开放。我想凡事总有一个"但是"。 段落 参考资料:https://www.thesequestedprize.com/

Feature Post

突出公开征集的”TOKAS-Emerging 2019″展览。

TOKAS-Emerging 2019第二部分在TOKAS本乡举行     东京大都会艺术空间TOKAS是一个致力于创造和推广东京当代艺术的艺术中心。TOKAS成立于2001年,名称为"东京奇迹网站"。Tokyo Wonder Site于2017年更名为Tokyo Arts and Space.自2001年以来,TOKAS一直在实施各种计划,支持新晋艺术家和实验艺术项目。   TOKAS-Emerging是一个公开征集35岁以下日本艺术家的项目,今年有6位艺术家入选。TOKAS-Emerging第一部分将于7月20日至8月18日举行,第二部分将于8月31日至9月29日举行。   详见第二部分--足川美月、宫坂直树、北条智子。         TOKAS有两个场馆,一个是主要用于艺术项目和展览的TOKAS本乡,另一个是艺术家的住所TOKAS Residency。   TOKAS本乡的建筑有三层楼高,三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艺术家可以以个展的形式展示自己的作品。   一楼是足川美月的作品,主要是石版画和其他版画。本次展览的特点是陈列结构合理。大到大尺寸作品,小到80x50mm等小作品,都是有节奏地进行安装。   这些图案都是根据我在小区里散步时遇到的景物创作的。特别是这次她展出的作品,灵感来自于她对TOKAS本乡的访问。 之所以展出她的作品,是因为基于她对空间的理解,按照空间的节奏进行展示。   二楼有宫坂直树的展览。三个空间。的展览正在举行。宫萨卡是一位研究人类感知可以改变的空间概念的艺术家,她将整个展览空间作为作品。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呈现了三个空间,以捕捉人类感知变化所产生的各种空间概念。   音响艺术家北条智子在三楼办公。她主要创作装置和声音作品。在她的个展"Sotto Voce"中,她关注的是历史和大众媒体对小野洋子的各种看法。虽然有很多关于小野洋子作为艺术家、约翰-列侬的妻子、丑女等的描述,但胡乔将这些记录在案的认知形象化,并呈现出个人是如何被主体化的。   关于空间与计划--TOKAS-新锐篇   在一栋有趣的三层楼里,我被艺术家们的展览所打动,他们就像在开个展一样。虽然有很多公开征集艺术家支持群展的活动,但TOKAS-Emerging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给了艺术家一个举办个展的机会。年轻艺术家举办个展的机会不多,所以我觉得TOKAS支持他们的方式对他们有帮助。不仅在评奖本身,而且在实际工作中,似乎对艺术家们的支持也很大。   TOKAS-Emerging 2019 part 2   日期:2019年8月31日(星期六)至9月29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1:00-下午7:00。 休馆日:9月2日(周一)、9月9日(周一)、9月17日(周二)、9月24日(周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采访野田丽马

野田丽马1995年出生于爱知县一宫市,现就读于东京艺术大学漆艺专业硕士课程。我们采访了野田,他谈到了自己的作品和"在这个国家的表达方式",他尝试用昆虫、水果等自然物的具象性,用工艺技术和语境来创作。     我感觉您的很多作品都是以昆虫和香蕉为主题,您能先谈谈吗? -我的作品是以甲虫等昆虫为题材,最近我又以香蕉为题材,用漆艺创作。我想表达的是大自然的每一个故事。内容非常简单。我看昆虫和自然界,我觉得它们和人类不相上下。这真是太神奇了。我们无法与大自然创造的形状和颜色的伟大相提并论。当我想到自己作为一个人,能做什么的时候,我想是表达和讲述自然形态背后的故事。     你用的是漆,但你的技术很多是归功于工艺? -部分原因是我自己在手工艺领域学习过,但我认为,当你想在这个国家创造一种成型的表达方式时,它是一种重要的材料。不管是气候还是文化,我认为漆器的特点和背景是非常重要的。还有就是工艺本身。这种类型,无论好坏,都有很强的材料局限性。可能会有一些弊端,但我认为可以从材料的底层入手,表面处理技术也很出色。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觉得对每一件工作(手工)都有很强的责任感。这也是我喜欢它的原因之一。   但你会选择当代艺术的存在吗? -是的,我想把我的作品作为当代艺术来展示。我想我第一次认识当代艺术是在本科四年级。本来,这与流派无关,但我喜欢造型艺术。换一种说法,就是"用眼睛就能完成的事情"。在手工业界,物尽其用的倾向特别强烈。     有什么当代艺术家是你在关注的吗?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是Demian Hirst。我不在乎是否时尚,但我认为我受到作品的影响,改变了我对事物的价值取向。赫斯特的作品是一个例子,还有就是《喷泉》。   所以你本来可以学雕塑,但这部分原因是你前面提到的材料问题吗? -是的,就是这样。说实话,我觉得雕塑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我以为雕塑这个流派太宽泛了,部分原因是它受材料的限制比工艺的限制小。我以为这种手艺是正确的方法,先把它学好。当我想到它是一种表达方式时,手艺似乎很适合。我仍然想把当代艺术作为我的领域,但我并没有打算放弃工笔画的语境。     回到你的表情,你最近开始了一系列的香蕉。有趣的是,你为什么选择这种水果作为主题。 -我决定做的第一件事是毕业项目。说实话,我也没什么动力,只是觉得有一个大金香蕉会很有意思。于是,我去千叶的一个农场看了看实物。这是一个相当大的转折点,因为真实的东西真的很酷。在我大腿那么大的树干上,大约长了两三百个,不顾地心引力。这时我就想,我不应该自己变形。我觉得对我来说太早了,所以我把它带回家了。最近我才开始工作。   是否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标准? -当然,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但是......好吧,这是一个小小的飞跃,但是当我想到什么是艺术最重要的时候,我认为它是积极的。我的意思不是说好听的语境什么的(笑)。(笑)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创造出一些让你看到它时感到积极的东西。不是让你感到消极的东西,而是让你感到积极的东西,比如一段美好的回忆或一场胜利或一种欣喜的感觉。我自己也想在作品中创造这种精神气质。     我很好奇你立场的背景。 -大概是从我读本科三年级时的一次柬埔寨之行开始的。我获得了奖学金,去了一个有漆器的地区,虽然那里的贫富差距比日本大得多,但那里的寺庙建得非常华丽,我被他们的宗教意识所感动。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感受幸福的方式,但祈祷并不能给你带来什么,也未必能改变你的身体。即便如此,至少在我看来,他们的生活似乎有了积极的改变。我希望我的作品也是这样。   受这种思想直接影响的作品有哪些? -这是甲虫的作品,叫"Vulgarly"。总之,我想做一个真人大小的人偶。我把它想象成一个被祈祷的存在,所以它需要有这个尺寸。但这是我自己的一个化身,或者说我想雕塑一个理想的存在。然后,当我想到在这个国家表达什么合适时,我决定用甲虫,因为日本有一种独特的甲虫。金箔的使用也受到寺庙的影响。毕竟,金色是一种吸引人的颜色。     从你说的情况来看,听起来你的作品正在朝着象征性的方向发展。 -是的,确实如此。例如,甲虫是某种力量的象征。就像军阀的头盔一样,我选择代表尊严和力量的图案。从这个意义上说,香蕉也是一样的。我们把它叫做"香蕉系列",首字母"V"和"胜利"是一样的,就像我之前说的,我觉得香蕉所具有的强大的生命感是一种象征。   虽然概念很清晰,但我觉得你的表达方式很简约,但这是否受你对自然形态的感受影响? -我不知道......但肯定有一种尊重。可能是跑题了,不过......我个人认为,所有的生物在诞生的时候都有同样的意义,当我把香蕉和昆虫看成是平等的生物时,我觉得用人类特有的价值感来评判它们,或者用和人类一样的时间感来评判它们,我觉得很不舒服。我不知道用同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在人的尺度上是否可以。     这也和我们刚才说的,关于我们人类可以做什么样的表达有关。 -是的,没错。对于香蕉,我是根据真实的东西来塑造的,因为我想表达香蕉生命和生长的证据,因为它是真实的。然后,我就把我看到它时的能量,在受到色彩和形状,以及材料和技术的限制下,思考如何表达它。看事物的方法有很多种,但我觉得昆虫的形状很酷,很美。所以我觉得我不应该取笑他们。     您刚才说的文字和作品之间似乎有很近的距离,您是否意识到这一点? - 我是这么想的,我很高兴你这么想。很高兴你这么想,对图案的感受是一样的,但也如你所说,我希望作品能完整地呈现在眼前,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你第一眼看到它和我想说的话之间的距离应该很短。.我不擅长这种工作,或者说,我个人不太会看抽象画(笑)。压力有点大。我喜欢看一般的东西,但也喜欢能用眼睛完成作品。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雕塑和昆虫的原因。昆虫是最不紧张的看。   在你的作品中,视觉效果是第一位的吗?-是的,绝对是。形体本身一开始是在草图中完成的,但当我用三维的方式创作时--换句话说,当我雕塑它的时候,除非它有形体,否则我无法把握它。另外,我是那种从一个模糊的想法出发,然后在完成后再巩固概念的人。我是那种用手思考的人。我不太擅长反面。我不太擅长其他方式。我想,文字还不够好吗?     回到你的流派,当你尝试在当代艺术领域工作时,你的工艺背景是否会妨碍你的工作? -这不是一个障碍。但在表达上,从手艺的角度来说,我做了很多鲁莽的事情。主要是在技术方面,比如焊接。但我不想削弱手艺的吸引力,我认为它绝对有潜力。......然而,(手艺)确实倾向于关注技术和材料,无论好坏。在点评中,将使用的技术水平与博物馆等传统工艺进行对比。就像"不,多看看香蕉的灵气!"。(笑)。(笑)但这很好。这就是思维的不同。我觉得有不同想法的人是好事。想表达什么就说什么,互相打击真的很重要。我觉得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说出来,面对对方很重要。   这是一个有趣的态度。最后,你有什么想挑战或计划在未来做的事情吗? -现在,我只是在刷题。与其说是新的东西,不如说是我想深入研究一下我目前正在研究的香蕉和我目前的表达方式。现在也是我的毕业项目的时候,所以我在想如何把我想说的东西演化成一种更容易传达的方式,我想现在是完善的时候了。我想和尽可能多的人分享我的工作,所以,是的,我想让它更方便。现在,有些点我觉得:"这个部分不够好。我还想追求一些不像甲虫那样太过浮夸和过分的东西(笑)。     野田龙马野田龙马1995年出生于爱知县一宫市,2014年毕业于爱知县木子高中设计系,2015年考入东京艺术大学工艺系。去年,她在东京艺术大学的毕业展上获得了"鸟居市长奖"。现就读于该校工艺美术研究生院漆艺专业硕士研究生班。 作品页面: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422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ryoma_noda/?hl=en

富士与绘画的蜜月关系

 富士山是世界文化遗产,位于现在的静冈县和山梨县之间。  富士山是日本最高的山,自古以来就被尊为神灵居住的山。这不仅是因为它是日本最高的山,还因为它拥有绝美的山脊。另一方面,它也是一座令人敬畏的火山,烟雾缭绕。  众所周知,富士山一直是日本绘画的热门题材。然而,即使在今天,它也不仅仅是自然的一部分,日本人对自然和文化的看法,在一座山中找到了宗教和艺术的价值,似乎并没有减少。本文介绍了一些画庐山的艺术家,他们的作品都是以庐山为题材。 Kenta Nakajim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信息 Yurino Yam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Ayaka Aso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YUKIMI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Hiroki Takahashi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松崎大辅/河合大辅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Shinpei Kawai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deTaka 有关艺术家的详细信息,请点击这里  富士长期以来一直在反复地画。富士,但我们对它百看不厌,这是艺术家的杰作,也是日本画坛的骄傲,美丽的神山。

本桥浩介的光栅限定版画限量发行150张。

沉默之王   15,000日元(不含税)   版本:150尺寸:高420×宽297mm工艺:亚克力镜片凹版印刷有框印刷。原创亚克力框架(+10,000日元) 照片中的画框仅供参考,并非原物。 ©︎KOSUKE MOTOHASI/TRiCERA,inc.版权所有。       TRiCERA欣然宣布推出本桥浩介的限量版印刷品"THE KING OF SILENCE",限量150张。 本桥1989年出生于日本兵库县,2013年左右开始艺术生涯,一直活跃在东京和纽约。本桥一直在问:"在我们这个时代,解决生与死的问题意味着什么?"他通过作品探讨了艺术作品和观众面对面时发生的关系性化学反应和意义。 ,在这次展览中,他采用光栅印刷的方式,创作出了一件可以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看到的作品,并且不断变化,仿佛是一个多变的现象世界。 请大家借此机会欣赏一下本桥作品中流淌的一部分直接面对生死的心跳。                             出售须知】(1)作品附带签名、编号的证书。 (2)版号不能选择。 (3)从您购买作品到发货,请允许大约2周至1个月的时间。 (4)因客户拒收工程而需重新交付的费用由客户承担。 (5)作品销售期为2020年12月8日至2021年1月8日。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