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28, 2021
Home Curator’s Eye 人像的正面和背面

人像的正面和背面

池田绫子是一位以肖像画形式输出情感的画家。她不以表现对象的细节为目的,如颜色、轮廓等,而是反映她的情感、思想和她自己内心的运动。绘画是一种自我表达,她用绘画的形式来勾勒自己的精神。 看来你的很多作品都是肖像画。首先,请您解释一下您的作品? -我的作品取决于我当时的心情,所以我并不总是有一个特定的主题来画,但我经常画肖像。但是,我经常用当时的感受表达来画肖像。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以前经常画人。我还是喜欢画人,这不是故意的,但当我想到要在画中直接反映自己的情感来表达时,我觉得风景和抽象画不适合。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人像摄影是直接表达自己情感的最好方式。 鲜艳的R_02,53×45.5cm。 你作品中的人是用随意的颜色画出来的,而不是用写实的手法。这些图案是虚构的吗? -不,想象力不是我的专长,所以我画画的时候有一套原型。但是当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时,却和我的形象不一样,所以有时候我在想,原型是否有用?身体各部位的颜色是在看图片的时候决定的,所以有时候皮肤的颜色是随机的,比如绿色。就像我之前说的,我的感受反映在我的画作中,所以当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时,我当时的感受又回来了。我只有在完成一幅画的时候才会被说服,而不是在我工作的时候。 献给P_07,19.5×25.4厘米。 你是不是一直想成为一名画家? -没有,但我从小就喜欢画画。我不能像漫画那样编故事,但我会画画,所以我决定去读美术学校。学校的倾向是叫我画全身,但我觉得脸更有趣。在学校里,我主要学的是插画,但随着学习的深入,我对”客户工作”的兴趣越来越小。我想画我想画的东西。 你说你的作品反映了你当时的情绪。但是你想画的东西会不会因为图案的不同而改变呢? -这要看情况,但我没有真正的流程。我想我在忙于其他事情的时候往往会画肖像。所以我觉得我在通过画画来释放自己的情绪。 去年秋天,我捡到一只麻雀,和它相处了大约两天,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有一种冲动,想画一些肖像以外的东西。所以当时我画的是脸以外的图案。也许这个主题会改变,也许不会,这取决于我遇到的人或我对未来的看法。

artclipAdminhttps://www.tricera.net/
我们在ART CLIP涵盖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最新艺术新闻,并提供艺术家和我们将继续传播信息,更有利于收藏家群体的活动。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毒药与净化的故事

白鹭1996年出生于爱知县,2019年移居东京,开始了她的艺术家生涯。今年3月,她在银座的山茶花画廊举办了首次个展,由山下舞子策划。我们和她聊了聊她的活动,重点是她的作品和制作,她的作品是以"剪出瞬间的故事"为立场的彩绘油画和她称之为"雕塑"的画框组成的。     我想问一下您的作品的外貌,您的作品有的分画框,有的不分画框。你自己把框架部分称为"雕塑",并把它从框架中分离出来,作为装饰品。我想问的是,这部分木框在士郎先生的作品中处于什么位置。 -一般来说,相框具有很强的装饰品内涵。它是作为一幅画的装饰。对我来说,我没有意识到我在创造一个独立于绘画和画面的存在。我又不是在画一幅画,然后给它装一个手工框。如果我把它设置成画框,难免会让人觉得它是画的装饰,但它不是为了画而存在的。不是说一个演主角,一个演配角。   我认为二维和三维作品很难区分。你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认为我的作品是否是二维的,我并没有限制自己。最早用这种形式创作的作品之一是《老人与海Ⅲ》,它的创作是从故事中剪出一个瞬间,我用画框把这个瞬间保留下来。首先,相框是用来保存重要照片和记忆的。但木框并不是画面的装饰,所以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一个平面,也没有把它当成画面的主要部分。另一方面,这也不是一部立体的作品。所以两者都不是,也很难分开。我觉得没必要。   例如,有的艺术家试图站在二维和三维作品的边界上,如理查德-塔特尔或最近日本的安井隆之助。你是否也有这种意识? -不,我没有特别意识到这一点。一开始,我就不喜欢画布的方正。我厌倦了它是一个固定的形状。如果只是一幅画,有角有边,如果是纸,还有纸的厚度,但这些东西让我很困扰。这让我很困扰。如果我要在画布边上钉个钉子,我肯定要把它藏起来。看样子是碍于情面,我也没办法。我是一个有这样想法的人,但当我还没到东京的时候,我正在工作,画布的形状让我很困扰。我想我是不习惯的。于是,我决定到外面去,从一块方形的画布开始。一开始,更多的是一种动力,就像"我们来做吧"。   我到达了框架,作为一种"突出"的手段。是意外吗? -不,逻辑就在那里。所以...我觉得这和意外有些不同。我想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会更加广阔。   将画布修饰成形体的表现方法有各种先例,如撕画布、剪画布、烧画布等。其中,它推进到画的外围这一点很有意思。 -我不想在画的表面做任何暴力的事情。我不想划伤它。     你以"画布之外"为理念创作的第一件作品是什么? -在意识方面,我会说《老人与海Ⅲ》。那是一部作品,其中很多事情都变得清晰起来。但这不是我的方向诞生的地方,在此之前还有其他作品(使用木框)。所以...我想这更像是一种发现。以前都没有注意到的事情,我一直在无意识地做的事情,我想,原来是这样的。现在我觉得我在调整自己的做事方式。   如《鲸鱼与浪花》是一件没有框架的圆形作品。您刚才提到您有一种"切出故事的作品方式",换句话说,您是不是一开始就想把故事中的某个瞬间或者某个主题变成艺术作品,然后在实践的过程中,有的时候需要区分画和画面,有的时候不需要? -是的,没错。所以要看(是否使用框架)。如果你使用框架,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但也有作品没有。并不是说没有他们就不能完成工作,而是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采用他们的方式。在鲸鱼和波浪的情况下,它没有出现的必要,它走的是另一条路,或者说,它走的是使支撑圆的路。这是最自然的工作。如果没有它,工作将是完整的。画面之所以存在,只是因为它是作品的自然形态。     所以框架只是表达方式的延伸。有故事,有画,有的还有画框和可变形的支架。 -是的,所以无论如何,对我来说,没有理由把它们分开。它们都是由一个表达式连接起来的。而不管有没有框架,我所做的都是一样的。比如像《鲸与浪》,有的作品描绘的是经过人类之手改造过的生物,或者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风景或地方。我觉得这种作品应该有一个框架。所以要看情况。   从形式转到内容,你前面提到的故事有没有像电影或小说一样,有一个时间轴?你是指先有时间的流动,还是先有影像? -主题是第一位的。有我想描写的主题,还有就是周围的那种人,涉及的人和地方。以这个对象为轴心,我想到的是看到它的人看到的风景,他们记忆中的场景,以及他们的大脑内部。结果,我把故事或时间删掉了,但主题是第一位的。这更像是一种瞬间的叙述。这是一个瞬间的故事,就像10秒或10分钟出现的人。我不考虑一辈子。   听起来,你的重点是人物的记忆。 -不一定是人,但记忆可能是。所以我可能会想到故事中的生物所见过的风景,遇到过的人,过去的对话,过去存在过的地方。当初用相框的时候,也是和记忆和回忆联系在一起的。     假设你关注的是记忆,那么这个图案的来源是什么?它们是完全虚构的还是你从周围环境中获取的? -这几乎就像图案来自另一边,但我不知道,我做笔记。我把生活中看到的事情,引起我注意的事情写下来。我把那些让我觉得"哦,我想画这个"的东西写下来。我收集碎片,有些东西特别习惯出现在我的作品中,比如汽车车灯、泥塑等,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作为我作品的主要主题出现的。   比如说在讲故事方面,小说可以用第一人称、第二人称、第三人称来写,但是你在创作时采取的视角呢? -这可能是图案的观点。所以我认为第三人称比较接近。它包括我自己的想法,但最接近的是动机。我想的是图案或第三人的想法,我也想的是天气和湿度。不知道这个图案在哪里,或者曾经在哪里,周围的环境又是怎样的。例如,如果作品的主题是泥塑,我就会想到过去制作泥塑的人,或者是与泥塑相处时间较长的主人。我想到了那个地方存在的一切。     谈到你的笔记时,你说你写下了"你想画的东西",这里面有什么共同点吗?你们的作品有什么共同点?你选择的图案和画材,和你所追求的世界观有关系吗? -基本上,我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但肯定有相似之处。它可以是黑暗的,有点可怕的,神秘的,有毒的,或令人毛骨悚然的。不过,也有光明的一面。但我觉得这更像是我想通过艺术创作来净化它们。我现在不用黑色,但可能是因为不平衡。如果我用它,最后会画得比较暗。我觉得这有点不一样。即使根部有黑暗,也应该有光明。也许我有强烈的欲望,想让它变得干净。   涤荡负。 -是的,很接近。根本上是我的,表面上是为别人服务的。我不知道是作品本身的制作,还是那一刻的离开,才是净化。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我觉得通过我的滤镜把它投射成一件艺术品,是一种净化。所以我才用白色的颜色。很平静,不是吗?     我想谈一下您的背景,但比如说您印象中的很多艺术家是否也有这样的世界观? -我不知道。席勒、博纳尔、大仲马、佩顿、怀斯,还有村濑京子和克里斯-胡辛-康、滨州,还有无数的人,但我不知道他们有多接近。我喜欢它们,但我不认为它们是一样的。我觉得很多时候它们不是我应该画的作品。但哈玛索伊,是的,因为它不舒服。......。我的预科学校的一位老师说过:"哈默肖伊的魅力在于不舒服的感觉。"当我觉得工作中缺少什么的时候,我就会想起这句话。   当代画家很多,但你是否一直对当代艺术感兴趣? -不尽然,我高中时主修的是油画,但我在那里学到的是传统的油画。那是一个讲究技巧、讲究如何绘画的学校。那是我还在读书的时候。在研究我现在的作品是如何形成的时候,我就爱上了它。     这有点偏离主题,但你从爱知县搬到东京,开始了你的职业生涯。今年是你来东京的第二年,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来东京的? -这只是一个动机的问题。我没有上过美术学院,但在流浪了两年后,我决定继续小打小闹地做艺术。我辞去了预科学校的工作,打工维持生计,但说实话,那段时间我没怎么画画。......。我想一年大概有两三张照片。我会工作,回家,很累。就在这期间,画家山下敦子找到了我。他说:"如果你想继续,东京是一个更好的地方。来东京吧我认为这个决定是正确的。环境完全不同,传来的信息也完全不同。   在某些方面,当代艺术是一个战略世界。您的第一次个展是在移居东京后的第二年举办的。而它的策划人是山内舞子。你的开局非常好,但你是否考虑过自己的定位? -我不知道,我真的没有考虑过定位什么的。也许只是还不清楚。但有些作品是我喜欢的,我看的时候就是这样,我觉得有艺术家发自内心喜欢的作品就好。我想做这样的工作。剩下的只是工作上的事,我想的就是这些。但我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因为我的感情对我的工作有很大的影响。     你的工作会不会有更大的变化?比如说,你会不会完全停止使用框架? -也许是,也许不是。我根本就不认为自己是个画家。所以我并不打算把我的作品局限在绘画上。但这也不代表我是个雕塑家。在未来,我正在思考我的作品的各种方向,比如使用同样的支撑物(不把画布和画框分开),或者增加画布的厚度,但我并没有停止绘画或绘画本身的打算。......。我想我是会画画的。但我不知道自己在用什么方式。此刻。   点击这里进入TRiCERA页面。

这是关于人类的动物,或者动物的世界。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带着女巫的女士》--不用说,这是一幅著名的作品,画作的尺寸为54.8厘米×40.3厘米,画中一位长相优雅的女子怀抱着一只女巫。据说,奥古京是纯洁的象征,但在14世纪和5世纪,它也是贵族中的重要宠物。 人与动物共存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拉斯科时代,人们就对动物进行了驯化,有时对动物进行抚摸,有时作为狩猎伙伴与动物共处。古埃及人给动物取名,古希腊人有为死去的狗挖坟立墓碑的习俗,主人会在坟上刻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悲痛。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尽管历史悠久,但主要是在17世纪和8世纪,动物才开始成为绘画的主题,成为一种潮流。动物和植物经常被作为自然史的一部分进行说明。然而,直到17世纪,Frans Snyders和George Stubbs等艺术家才开始将动物作为他们绘画的主要主题。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画动物呢?首先是动物的象征性使用,如达芬奇。虽然不是真正的动物(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比如独角兽,在15世纪的绘画中被用作表示女孩纯洁的图案。 这种象征主义的观点会让我们读出一种关于画中动物存在的故事。例如,SELUGI KIM以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在她的画作中,女孩不是和她的朋友、家人、学校老师或米老鼠在一起,而是一只火烈鸟。她说:"以文化和爱情的名义,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伪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动物的"形象"呢?比如《小红帽》、《三只小猪》等故事中,狼总是一个反派。而当你听到"狼"这个词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好的道德家。刈谷随口提到了这个故事所创造的狼的命运。由于人类编造和讲述的故事,狼已经被人嫌弃了。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刈谷描绘了某种图像操纵的结果,以及那些继续固定这种图像的人。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那从宠物的角度来看呢?我们是如何描绘我们的宠物,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家庭的?他们的故事呢? 萩原画中的宠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当代社会风气的一种窥视。作品中所描绘的狗"我们用的是植物洗发水",一定是经常用植物洗发水清洗自己。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作品是从宠物的角度出发的。久保重太郎的画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从"宠物受到的过度爱护有时是片面的"的角度来描绘武装动物。当然,我们愿意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是给得恰到好处的,但当爱不到位,甚至不再是爱和培养的对立面时,宠物连给当地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他作品中的猫和兔子反抗人类,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获得自由。久保的绘画代表了想象力的产物,他们描绘了一个"如果"的世界,一个通常看不见的世界。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当然,动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类也不一定都在其中。长沼所描绘的银幕上狮子和松鼠自在的世界,是一个完全属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规则。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人类掌管着每一个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些悲哀的,似乎有纯洁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的渴望。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画动物,就像画丛林,有自己的故事要讲。不妨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一个不同的动物世界。...

艾米丽-梅-史密斯的首次个展将在东京Perrotin举行。

艾米丽-梅-史密斯的首次个展不仅将在PERROTIN画廊举办,还将在亚洲举办。     纽约艺术家Emily Mae Smith在Perrotin画廊的首次个展。"阿瓦隆"。这是她在Perrotin画廊的首次个展,也是她在亚洲的首次个展。在这次在Perrotin画廊举办的个展中,Emily Mae Smith用她的画作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她的作品显示了一个完善的自我探索和概念化的过程,以及作为一个艺术家的成熟的技术能力。她的作品融合了各种主题,并经常从西方艺术史和流行文化中汲取灵感,包括象征主义、新艺术图形和迪士尼动画。在她的艺术家生涯中,她发现很多艺术场景都是由男性创造和设计的。在她的作品中,她以一种尖锐的讽刺方式重新利用这些主题,指出了艺术和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和男性权力结构。不过,作为一名称职的艺术家,她并没有将图案照本宣科,而是巧妙地处理。她作品中的主题和表现方法都是具象的。       她创作了口舌等身体部位的特写,最终如梦境般飘走。在她的作品中出现的扫帚就像超现实主义的幻想,但又有些熟悉。很多人都知道,1940年迪士尼的一部老动画片《幻想曲》中,有一把扫帚似乎是活的。在《清洁工和我》中,扫帚部分出现在画面中,但只有扫帚的上半部分在画面中,这就出现了男性生殖器的形象。同时,扫帚还可以象征女人的工作、家务,以及画家的画笔等工具,这就开启了广泛的含义。     从《拾穗者奥达利斯克》中,我们或许还能认出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英格雷斯的艺术史名作《大奥达利斯克》,它对我们来说,看似完全陌生,却又耳熟能详。   从视觉上看,她的作品给我们一种画面感。海报,作为艺术作品,它们让人联想到虚幻主义、风景画和超现实主义绘画。包含了很多主题和跨流派。瞬间,陌生的或熟悉的,历史的参考,或作为当代艺术作品的陈述。诠释艾米丽的作品还有很大的空间。最终,她的作品运用各种主题,揭示象征意义,主题集中。从艺术史、文化现场到当代艺术。   1979年出生的Emily Mae Smith目前居住在纽约布鲁克林,并在法国第戎的Consortium博物馆和康涅狄格州哈特福德的Wadsworth Atheneum博物馆举办过个展。   这将是她在日本东京和Perrotin的首次个展,如果你在东京 ,从2019年8月28日到11月9日,一定要去看看 。   Emily Mae Smith "Avalon"   日期和时间:2019年8月28日(星期三)至11月9日(星期六)。 时间:上午11时至下午7时。 周日、周一和公众假期休息。免费入场。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一个让人眼花缭乱的新锐数字画家。

数字绘画是否应该被视为当代艺术的一部分?当然,这一点毋庸置疑。当然,它不同于传统艺术的画布和油画、丙烯颜料等写实材料,但它仍然需要绘画、构图等艺术技巧,最重要的是创意。 此外,数字绘画可以比以前更及时地反映当前的世界形势。无论是对当时皇室王子的写实肖像,还是对战争的立体主义演绎,总能成为历史的镜子和视觉记录,这也是艺术的另一个重要元素,2020年之后有很多不可忽视的事件发生,越来越多的数字艺术家在描绘这前所未有的一年。 大多数数字作品以版画的形式到达我们面前,不言而喻,缺乏立体感,也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原创"。但另一方面,也可以实现特有的简洁线条和难以想象的色彩运用。句首的答案是,这不是好坏的问题,而是应该承认新的风格。你将会被这种独创的、毫无争议的艺术力量所折服。   Le Thai Huyen Chauo   一个新兴的迷幻色彩的魔法师。她玩世不恭地将封锁下的日常景观变成了世界末日的迪斯科。       fkXrnbw   艺术的塔巴斯科。严酷的幽默与超现实主义的结合。扭曲的创意让你在"梦中梦"中惊醒。         SAD MARIA   温柔的一巴掌,促进了人们对心理健康的认识。简约的构图强调了信息。       이창희   邀您参加一场融化的幻想曲--细节和图案的复杂组合。      

秋山明:用传统的汤泉和服来表达灵性。

...祈祷是日本人心中的核心。   新宝菊开 作者:秋山明       在2010年创立自己的品牌Yuzen Marumasa之前的几十年里,秋山明一直致力于设计高品质的婚礼和服。如今,只有一小部分新娘有机会穿上缀有金箔或珍珠的汤泉和服。 在这次采访中,我们采访了秋山女士,她谈到了日本传统婚礼的精神意义、制作汤山和服的困难,以及她对用传统形式表达美的追求。(为保证篇幅和清晰度,本访谈经过翻译和轻度编辑) 仪式中的灵性 完善和服设计艺术 秋山明的游仙和服在哪里买? 仪式中的灵性 侯基典 作者:秋山明         灵性在日本是如何表现的? 除夕和后天,日本很多人家里既没有佛坛,也没有神坛,都会去当地的寺庙或神社祈祷。我想,这就是祈祷是日本人心灵的根源的一个证明。我也觉得,在日本婚礼中,保持这种与精神的联系很重要。 作为婚纱和服的设计师,你看重的是日本的传统是什么? 我认为,日本新娘在日本的天空下,在日本的国度里,在日本的神灵面前交换誓言是很重要的。这是我对日式婚礼理念的核心。如今,地球上有近80亿人口,40亿女性,40亿男性。幸福的新人应该感谢自己的缘分,做一个有无限可能的新娘和新郎。这种对命运的感恩,应该是婚礼仪式的核心。应该理解和感恩天神给我们带来的命运。 阳春宝山友信侯赞 作者:秋山明       命运不是单纯的偶然结果,而是命运。是生命的珍贵奥秘将两个人联系在一起,我们必须明白这个事实。与不同成长经历和历史的人在一起生活是很困难的。在困难的时候,祈祷是唯一可以连接我们的东西。所以我们应该举行真正传统的婚礼仪式,并进行祈祷。 日本的婚礼在过去几十年里发生了变化。你怎么看? 对我来说,最大的变化和挑战是缺乏仪式感。在传统的神道婚礼中,有四个重要的阶段:祈祷、饮酒、两家人的结合、酒会。没有这四个阶段的仪式,就缺乏神道的灵性,成为另一种活动。在小编看来,这种类型的婚礼基本上是新郎新娘想要成为焦点的聚会。 传统的日本婚礼有一个婚礼安排人,叫纳客,新郎新娘各有一个主宾,每个人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纳客"会把双方家庭的成员介绍给对方、新郎新娘和客人。随后是两位嘉宾的开场白。这就是日式婚宴的传统流程。 作为Yuzen和服的设计师,这些传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此,我总是向希望举行日式婚礼的顾客解释传统的神道仪式是如何展开的。希望举行日本婚礼的客户很高兴了解这些传统的起源和神道仪式的真正意义。 完善和服设计艺术 我想我是这个行业里唯一一个疯狂的人,花这么长的时间去完善一件和服。 三加后菊 三加后菊 作者:秋山明       为什么做一件手工玉禅和服需要三年时间? 如果我只是单纯的设计商业服装,一件和服不会花这么长的时间,花两三年时间设计一件和服是无利可图的,也没有意义。但如果想到一日三餐只有简单的生活,那就不是追求奢华,而是追求宁静。我决定不追求利益,而是保持简单的生活,专注于追求艺术的完美。 我想在这个行业里,只有我一个人疯狂到花这么长的时间去完善一件和服,而不顾利润。 大寿菊 大寿菊 作者:秋山明       你的创作过程几乎是纯艺术的,但又受到传统形式的制约。你是如何对待你的设计的?? 我入行67年,设计了无数件和服,但和服的造型和尺寸没有改变。为了表现自己内心的美,必须在传统的和服形式内进行设计。我们要在和服造型的限制下,挑战新的想法和设计。我将尽最大努力设计出集优雅、高贵、奢华于一体的作品。 我从事这个行业已经67年了,设计过无数的和服。 你想接受订单或定制委托吗? 因为我们做一件和服要花三年时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做时髦的和服,不做特殊场合的和服,也不做其他用途的和服。有时,当时的情况或您的要求恰好与我正在制作的东西相吻合,但我从不按要求制作和服。 你的灵感来自哪里? 我的设计理念就像天使造访我的工作室一样,但很难在作品中表达来自天堂的想法。几个星期没有任何想法和灵感是很痛苦的。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从早到晚坐在工作室里,不知道该做什么。然而,有的时候,我的脑袋里充满了想法和灵感。 和服制作的最后阶段是什么? 为了让客户的婚礼尽可能的完美,我将每件和服都在神社净化后再送给新娘。参拜神社时,会得到神社的红印,并将自己的名字印在和服上。这就是通过和服来祝愿穿和服的人幸福。在每件和服中,都有对个人、财产和生命的幸运祈祷。 大馆之姬 大馆之姬 作者:秋山明       秋山明的汤泉和服在哪里买? 我们会买下秋山明的。玉泉和服在TRiCERA可以买到秋山明的作品等。日本当代时装设计师的作品在TRiCERA。

Don't Miss

为什么要购买日本艺术品”与其他亚洲艺术品市场的统计数字相比。

从世界艺术品市场的统计数据比较看日本艺术品的巨大价值。 在拥有世界第三大GDP的日本,艺术市场的规模很小,这在艺术界竟然不为人知。为此,日本艺术品市场的价值被低估。然而,就像股市一样,这意味着在日本艺术品市场上有很大的投资价值。   根据东京艺术协会发布的数据,2016年日本艺术品出口额约为350亿日元,日本在全球艺术品市场的份额为3.1%,而美国为40%,中国为20%。由此可见日本艺术品市场的上升潜力。   所以,你可能会想知道你应该投资什么样的艺术品和哪些艺术家。一般来说,我们往往只关注名家,因为他们的风险低。然而,投资知名作品比购买年轻的、不知名的艺术家的作品风险更大。例如,以下关于亚洲最受欢迎的艺术流派之一--韩式单色运动Dansaika的统计数据显示了近期全球艺术市场的波动。 上面的数据图是以'丹泽华'的代表艺人金焕基、李宇焕、全相华、朴瑞波、尹贤根、河忠贤六人为基准。   艺术品投资者为何投资著名流派和著名艺术家:可交易性。   ,很多人倾向于用"主义"投资名家,主要原因是基于可交易性的安全性。不过,从上图可以看出,投资著名流派和艺人并不是最安全的方式。近来,试图更深入地研究艺术史价值,以便不只关注"趋势"。因此,越来越多的声音在问:"这种'主义'是否认真地代表了我们的社会、身份和时代?这种趋势意味着,主流作品中的"信托价值"正在变成一种无抵押、无担保的资产。   不过,相对低调的艺术家的作品,其价格很可能会大幅上涨,艺术价值也会被挖掘出来,除非他们退出艺术家生涯。此外,考虑到日本艺术市场的价值被低估,对投资于年轻的、不知名的日本艺术家的乐观态度也不足为奇,他们正在努力寻找具有艺术价值的身份。   中国的泡沫曾经占到全球艺术市场20%的份额,将像韩国的丹青一样慢慢破灭。与其他已经发展起来的亚洲市场相比,日本的艺术品市场具有发展潜力,并且已经显示出安全性。   TRiCERA.net的建立,是为了将日本的新兴人才与世界联系起来,他们通过展览和奖项在世界范围内崭露头角。如果您想为您的投资组合购置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请不要错过这100多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的作品有可能在未来带来巨大的回报。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现居日本。她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是TRiCERA的成员之一。她也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

将光带入形体–采访藤野真司。

 他曾在日本举办过多次展览,并在2019年参加了斯洛文尼亚的驻场艺术家计划。藤野真司一直在欧洲与艺术家们一起充满活力地工作、创作和展览。我们采访了他,了解他是如何成为一名艺术家的,以及他对处理光的作品的看法。  "光的标本"系列,将透明的笔触涂抹在玻璃和亚克力上,通过作品放置地的光线来实现视觉效果。该系列作为藤野的代表系列之一,以"光能给我们看什么"为主题进行创作。藤野对光有着特殊的兴趣,但光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说如下: 光无处不在,不分地点,根据观者的内心状态,可以有不同的感知方式。  对于人类来说,光是我们普遍存在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它又是那么难以捉摸。藤野说,他受到詹姆斯-图瑞尔等艺术家的影响,他们把光当作一种材料。藤野进入专业创作领域的第一步也与光有关。  他说:"我在艺术高中和艺术大学学过艺术,毕业后做过策展人,但我陷入了'逻辑思维',我的处境非常拘谨。后来,我去旅行,看到美丽的自然光照进房间,当我茫然地注视着它时,我就能从"逻辑思维"中解脱出来,获得自由。  这段最初的经历是藤野的一个转折点。这段最初的经历对藤野来说是一个转折点,他得到了一种来自光的启示。在藤野的背景中,又有一个有趣的情节,反映在他的艺术作品中,告诉我们。  我的父母经营着一家小旅馆。从小到大,我不断地接触到外面来的人和送回来的人的循环,这让我意识到'人是多样的'。  "光的标本"系列作品中,作品的体验不仅是由作品本身形成的,也是由作品的安装环境和观者的视角形成的。这也是藤野作品的主题。 我想让那些忙碌的人们来接我的作品。如果他们能感觉到自己所处的地方光景足够美丽,我会很开心。  "光之标本"系列是以人的多样性为前提的。它的包罗万象的温柔就像阳光一样。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作品信息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我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更多藤野真司的作品。

艺术家在城市中进行实验。

从大分县南部的别府站步行即可到达别府车站,在别府站前市场内有一个艺术空间。它的名字叫"源氏"。这是一个由居住在县内的艺术家畑直之经营的实验性艺术空间。 "源氏"是由三位原居住在大分县的艺术家组成的艺术团体。三位成员分别是东野广明、铃木孝典和畑直之,但另外两人在搬家时离开了这个团体。在GENJITSU的成员发生变化后,羽田决定改变从艺术团体到艺术空间的道路,重新开始。 "最重要的是展示我们的作品,提升自己。我们希望邀请其他国家的艺术家来尝试他们的作品。另外,地理位置也很重要,我认为位于商圈的位置是合适的。比如,路过的人和对面的店铺都会看到你。他们想知道,我们要重视由此而来的交流。我想这是我们的一个实验,也是这个城市的一个实验。" 所以说,小鸠,现在是唯一的成员。他的目标之一是将艺术带入更广泛的框架,就像日常生活一样。"GENJITSU既是一个艺术空间,也是一场运动。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genjitsu_art/?hl=j

在法国举办的数字艺术专业博览会

专注于数字和当代艺术的艺术博览会"当代与数字艺术博览会"(CADAF)宣布,鉴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今年将改用网络形式。 作为2019年推出的新兴博览会,CADAF是唯一一个致力于数字艺术和当代艺术的彩色艺术博览会。此前在迈阿密和纽约举行,今年的线下活动因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而放弃,改在2020年6月11-13日在线上举行,地点在巴黎。 数字艺术显然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而开创的艺术方法或媒介之一,而现在随着流明奖等国际奖项的出现,数字艺术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初始成本低,且兼容区块链等最新技术,这可能是进步之一。 此次,CADAF方面公布了约50位艺术家和15家画廊的参展名单,但具体内容尚未透露。现场将是一个虚拟的白宫式展台,参观者可以免费进入。首席执行官Elena Zavelev表示,"数字艺术艺术家展示作品的平台还没有建立起来。"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类型的崛起会不会加速? 参考资料来源:https://cadaf.art/

Feature Post

突出公开征集的”TOKAS-Emerging 2019″展览。

TOKAS-Emerging 2019第二部分在TOKAS本乡举行     东京大都会艺术空间TOKAS是一个致力于创造和推广东京当代艺术的艺术中心。TOKAS成立于2001年,名称为"东京奇迹网站"。Tokyo Wonder Site于2017年更名为Tokyo Arts and Space.自2001年以来,TOKAS一直在实施各种计划,支持新晋艺术家和实验艺术项目。   TOKAS-Emerging是一个公开征集35岁以下日本艺术家的项目,今年有6位艺术家入选。TOKAS-Emerging第一部分将于7月20日至8月18日举行,第二部分将于8月31日至9月29日举行。   详见第二部分--足川美月、宫坂直树、北条智子。         TOKAS有两个场馆,一个是主要用于艺术项目和展览的TOKAS本乡,另一个是艺术家的住所TOKAS Residency。   TOKAS本乡的建筑有三层楼高,三位艺术家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艺术家可以以个展的形式展示自己的作品。   一楼是足川美月的作品,主要是石版画和其他版画。本次展览的特点是陈列结构合理。大到大尺寸作品,小到80x50mm等小作品,都是有节奏地进行安装。   这些图案都是根据我在小区里散步时遇到的景物创作的。特别是这次她展出的作品,灵感来自于她对TOKAS本乡的访问。 之所以展出她的作品,是因为基于她对空间的理解,按照空间的节奏进行展示。   二楼有宫坂直树的展览。三个空间。的展览正在举行。宫萨卡是一位研究人类感知可以改变的空间概念的艺术家,她将整个展览空间作为作品。在这次展览中,我们呈现了三个空间,以捕捉人类感知变化所产生的各种空间概念。   音响艺术家北条智子在三楼办公。她主要创作装置和声音作品。在她的个展"Sotto Voce"中,她关注的是历史和大众媒体对小野洋子的各种看法。虽然有很多关于小野洋子作为艺术家、约翰-列侬的妻子、丑女等的描述,但胡乔将这些记录在案的认知形象化,并呈现出个人是如何被主体化的。   关于空间与计划--TOKAS-新锐篇   在一栋有趣的三层楼里,我被艺术家们的展览所打动,他们就像在开个展一样。虽然有很多公开征集艺术家支持群展的活动,但TOKAS-Emerging的有趣之处在于它给了艺术家一个举办个展的机会。年轻艺术家举办个展的机会不多,所以我觉得TOKAS支持他们的方式对他们有帮助。不仅在评奖本身,而且在实际工作中,似乎对艺术家们的支持也很大。   TOKAS-Emerging 2019 part 2   日期:2019年8月31日(星期六)至9月29日(星期日)。 时间:上午11:00-下午7:00。 休馆日:9月2日(周一)、9月9日(周一)、9月17日(周二)、9月24日(周二)。 免费入场。     撰稿人: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这是关于人类的动物,或者动物的世界。

莱昂纳多-达-芬奇的《带着女巫的女士》--不用说,这是一幅著名的作品,画作的尺寸为54.8厘米×40.3厘米,画中一位长相优雅的女子怀抱着一只女巫。据说,奥古京是纯洁的象征,但在14世纪和5世纪,它也是贵族中的重要宠物。 人与动物共存的历史源远流长,早在拉斯科时代,人们就对动物进行了驯化,有时对动物进行抚摸,有时作为狩猎伙伴与动物共处。古埃及人给动物取名,古希腊人有为死去的狗挖坟立墓碑的习俗,主人会在坟上刻下留言,表达自己的悲痛。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尽管历史悠久,但主要是在17世纪和8世纪,动物才开始成为绘画的主题,成为一种潮流。动物和植物经常被作为自然史的一部分进行说明。然而,直到17世纪,Frans Snyders和George Stubbs等艺术家才开始将动物作为他们绘画的主要主题。 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画动物呢?首先是动物的象征性使用,如达芬奇。虽然不是真正的动物(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比如独角兽,在15世纪的绘画中被用作表示女孩纯洁的图案。 这种象征主义的观点会让我们读出一种关于画中动物存在的故事。例如,SELUGI KIM以女孩和动物为主题的作品。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在她的画作中,女孩不是和她的朋友、家人、学校老师或米老鼠在一起,而是一只火烈鸟。她说:"以文化和爱情的名义,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伪装。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动物的"形象"呢?比如《小红帽》、《三只小猪》等故事中,狼总是一个反派。而当你听到"狼"这个词时,你可能不会想到一个好的道德家。刈谷随口提到了这个故事所创造的狼的命运。由于人类编造和讲述的故事,狼已经被人嫌弃了。从公正的角度来看,刈谷描绘了某种图像操纵的结果,以及那些继续固定这种图像的人。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那从宠物的角度来看呢?我们是如何描绘我们的宠物,我们的不同类型的家庭的?他们的故事呢? 萩原画中的宠物,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当代社会风气的一种窥视。作品中所描绘的狗"我们用的是植物洗发水",一定是经常用植物洗发水清洗自己。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作品是从宠物的角度出发的。久保重太郎的画作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从"宠物受到的过度爱护有时是片面的"的角度来描绘武装动物。当然,我们愿意相信,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是给得恰到好处的,但当爱不到位,甚至不再是爱和培养的对立面时,宠物连给当地派出所打一个电话都做不到。 他作品中的猫和兔子反抗人类,拿起武器,进行反抗,获得自由。久保的绘画代表了想象力的产物,他们描绘了一个"如果"的世界,一个通常看不见的世界。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当然,动物也有自己的世界,人类也不一定都在其中。长沼所描绘的银幕上狮子和松鼠自在的世界,是一个完全属于动物的世界。动物们都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自己的规则。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这是因为人类掌管着每一个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是有些悲哀的,似乎有纯洁的东西会引起人们的渴望。 点击这里了解详情 画动物,就像画丛林,有自己的故事要讲。不妨在家中的一面墙上布置一个不同的动物世界。...

独特而迷人的纸艺世界–第一部分

你小时候喜欢用纸做手工吗?我当然有! 我折了,剪了,粘了,组装了,上色了,画了。在我成年之前,可能性似乎是无穷无尽的。成年后,它成了我接到电话时记下的东西,或者贴在电脑上提醒我截止日期。它已经失去了魔力,除非你在看《玩具总动员》。最近,我发现了一个神奇的天堂,在这里,神奇的生命力得到了充分的发挥,那就是纸艺的领域。请允许我与各位老少咸宜的纸友分享。   照亮纸张,纸张不仅是一种包含艺术的媒介,也是一种施展创造力的材料。剪纸是最受欢迎的纸艺形式之一。我也很喜欢它细腻的做工和材质的温和质感。(请在TRiCERA.NET上搜索"纸",在"材料"下查找。)但意识到这两位艺术家所带来的可能性,就像在炎热的夏日在冰川湖中畅游一样,让我这个成年人的眼睛非常清爽。山下哲司--他那无与伦比的技术被称为"纸质拼布";拉西-巴里--她那活泼的人物被称为"纸质雕塑";我相信你一定会同意我的观点,"纸质拼布"是形容这两位艺术家作品的最佳方式。     深入挖掘你所看到的,倾听它告诉你的,山下哲司是一位享誉国际的日本艺术家,他从非洲汲取灵感,在那里他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使命。乍一看,如果不是质感跃然纸上,我差点以为是一幅画。从非洲部落的色彩和图案来看,我以为会是某种复杂的织品,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弄错了都是把小纸片剪下来,层层叠叠地叠成大纸片,很复杂,很细致,很缜密!他的幕后视频是他手艺的完美展示。   视频   https://youtu.be/H4tG-SOuHQ8   更为独特的是,他的原创诗歌伴随着视觉作品。故事中永恒的信息完成了他的作品,仿佛象征着人的无常。他说:"纸是活的。这一分钟的纸片就像一个个音符,而作品就是乐谱"。的确,你几乎可以听到他那宏大的纸质管弦乐和抒情诗词的和谐之声。深入研究你所看到的东西,倾听它告诉你的东西。     无限的活力和都市的精致,在加拿大的荒野中长大的莱西-巴里"经历了自然和文化的奇妙,从五彩缤纷的北极光到当地第一民族部落丰富多彩的礼仪服饰"。她令人惊叹的立体纸艺将她所见证的美丽结晶化。与山下哲司的作品不同,一目了然,纸是首选材料。然而,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纸。它的形状可以是一根羽毛,一朵花,也可以是一栋建筑。我小时候经常做复合折纸和牛奶盒机器人,但这是另一个层次的。她对纸和纸板的工程的掌握是没有极限的。     此外,还值得一提的是,那些巧妙地将无边的活力与城市的精致相结合的作品。例如,《独角兽的翅膀,第1版》中大胆运用色彩和渐变,将大自然母亲的能量展现得淋漓尽致。它是如此的逼真,我们可以想象她一定看到过各种色调的极光。她的系列花卉壁挂因其部落和几何图案围绕着优雅的花朵而脱颖而出。虽然她创作的可穿戴艺术有本土的图案,但她对这些图案的诠释是现代的。也许这种艺术的本能是一种财富,使她有资格被称为"多面手"。她的作品看似冒险,但经过打磨的作品会装饰你的日常。     纸不仅仅是艺术的媒介。有了他们这样的艺术家,我们这些艺术爱好者的目光就无法从纸艺的领域中移开了,作为一个艺术家,我将在即将到来的艺术家中把你列出来。想了解更多有趣的发现,别忘了订阅我们的ArtClip通讯!   更多山下哲司的作品,请点击这里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122更多Lacy的作品。巴里,点击这里 https://www.tricera.net/artist/8100782

漫画如何作为艺术传播?Shueisha的漫画艺术”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已经开始。

冈本:非常感谢您的评价。但我也不想和"艺术市场"中现有的流派对着干。艺术有很多不同的流派,不管是绘画还是雕塑,我不想在市场上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我不想和他们竞争,抢走他们的市场份额。 我更愿意和其他流派合作。例如,你可以与工艺美术师合作,制作一个漆画框。如果你想把你的作品作为一个艺术作品,作为一个日本的创作来呈现的话,我觉得和其他流派的合作很重要。 井口:在将漫画拓展到其他艺术类型的同时,我认为要与现有的艺术产生共生关系,创造新的价值。 冈本是的,这就是我认为有趣的地方。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了海报和复制品。但从来没有把漫画作为艺术品来开发的想法,以保证艺术品的质量。当然,这对树德社来说是第一次,我想这对行业来说也是一个新的东西。 井口:你刚才说"作为艺术",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觉得用区块链发证是很有意思的,或者说,它在某种程度上是直指问题的核心。作为一个从事艺术的人(笑),我可以想象,当人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时,他们可能会想到分销、价值形成和抵押品。(笑)我可以想象,当他们听到区块链和证书的时候,他们会想到发行、价值形成、抵押品,这次我觉得会作为一个多作品来发展,到时候就必须要谈版号管理。 冈本:没错。这正是让我认识到这个项目潜力的初衷。我不想被人认为是在卖复制品。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设计一种方法来管理这些版本和发行它们,或者说是一种逻辑,让它们作为艺术品在市场上流动。从这个意义上说,Startburn的区块链系统是一个很大的催化剂。 井口:我觉得你刚才说的有一点,"作为艺术的分配"是非常重要的,我觉得当代艺术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一个流派。但是,当我这样想的时候,虽然可能是重复我前面所说的,但是在版画、照片等可以复制的作品的发行过程中,版本管理,或者更具体地说,市场价值的管理就变得非常重要。 冈本:我想你是对的。 如果我们能通过这个问题,那么我认为已经奠定了基础。在今天的当代艺术中,有一种倾向,那就是接受原本来自外界的人,比如KAWS。所以街头艺术、波普艺术或插画已经成为一种流派。也许我说得太夸张了,但我认为新类型的漫画有进入这个领域的基础。如果我说这样的话,可能又会被别人骂我说的太多了(笑)。 冈本:没有,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也是为什么要用心创造价值的原因。包装、运输也是如此,当然还有证书。 井口:在法国,漫画据说是第九艺术(笑)。但正如你所说,当代艺术是一个机制的世界,是有规则的。你按照"礼仪"或者说商业惯例来做,很隐忍,我觉得你对这个项目很认真。 冈本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谈,另一方面,我想避免与当代艺术,或者说与美术的核心对接。我意识到漫画的背景,美术方面有现有的方法和技巧。我认为,试图强迫自己去顺应这一点是不好的。当然,我一点都不忽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讨论区块链证书... ...我想把它确立为更广泛意义上的艺术,我认为有必要思考它本身的背景和价值。 我明白了另外,在价值方面,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但我认为,价值是一种被感知的东西,当一种共同的价值,或者说认可被创造出来的时候,它就会成长。当这种共同价值增长时,整体价值就会诞生。我对漫画艺术如何创造艺术价值非常感兴趣,我认为这里面有很大的潜力。 以"漫画艺术"的方式来传承漫画。 井口:说到问题的核心,或者说说得更深一点,您觉得这个《修真漫画-艺术遗产》和复制品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冈本:最大的区别是研究和修复。其实,原创漫画作品褪色、变质的速度非常快。它们比油画要脆弱得多。这是因为以周、月连载为基础的漫画原画,为了适应生产速度,往往使用容易干燥的染料油墨。这些油墨是漫画的表现力所在,但它们也会很快褪色和变色。另外,还有很多因素会损坏纸张,比如粘贴成绩单的粘合剂。 井口:我明白了,所以你没有让原图持续时间更长的想法,因为你认为它会被打印出来。 冈本是的,没错。我听说有的档案专家说,档案的寿命不超过100年。即使它们被存放在适当的设施中,也是如此。所有的漫画原画都在以持续的速度恶化。所以,我在做这个作品的时候,就研究了一下原来的状况是什么样的,一边做一边还原。 井口:不只是简单的印花吧? 冈本:没错。而且与漫画不同的是,原图是放大而不是缩小。所以,如果你从摄影到印刷都没有做好,最后得到的东西是无法欣赏的。从生产到发行,一切都要经过严格的控制,所以我们不能简单的说我们是做复制品。 井口:把它做成艺术,我们就把它留下来。 冈本通过把它们作为图片留下,换句话说,作为给人一种与漫画状态不同的体验的东西。如今,我听到纸质原件在拍卖会上被卖出高价的故事,但原件却没有被及时保存下来。我们有数字档案,但原纸只怕是越来越差了。所以这个项目如果产生了资金,可以用于研究艺术品原件的存放,当然也可以返还给艺术家。 井口:你可以为漫画家创造一个新的活动领域。 冈本那正好,漫画的世界也越来越艰难了。艺术家仅靠稿费和版税谋生是很难的,但如果能把自己的画作当做艺术,也许就能看到不一样的可能性。今后,我想把新漫画家的画也变成艺术品。 井口:这样一想,"SHUEISHA MANGA-ART HERITAGE"的目标就很明确了吧?漫画的传承,以及漫画家的新可能性。 冈本:漫画毕竟是日本重要的产业和文化。我们要在适应时代的同时,思考如何传承,我想这也是一直把漫画送出去的书生社不得不重视的问题。我想仔细地,当然也想挑战地建立漫画作为艺术是否可行的问题。 冈本正志 - 冈本正志 昭和漫画-艺术遗产"的导演。从东京美术大学音乐系毕业后,加入了树枝社。先后在女性杂志和女性杂志门户网站工作,参与漫画制作的数字化工作。她策划实施了"漫画数字档案馆",这是一个收录了书生社出版的主要漫画作品的数据库。他还将《周刊少年Jump》等漫画杂志的制作环境数字化。转入数码部后,先后推出了"漫画工厂"和"SSDB(树艺社综合数据库)"。 太井口 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一家老牌的音响设备制造商,并在亚太区总部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2015年加入耐克日本公司,2017年担任日本直营店供应链经理,参与全球项目,并在日本启动和执行多个新项目。2018年11月1日,他成立了TRiCERA公司。 网站网址https://mangaart.jp/

Editor's 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