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5月 26, 2022
Home Interviews 追求艺术对一个不确定时代的意义。采访艺术家本桥浩介

追求艺术对一个不确定时代的意义。采访艺术家本桥浩介

1989年出生于兵库县的本桥浩介将艺术定位为”人的确认仪式”,是人类特有的活动。我们和他聊了聊艺术创作的意义和他至今的进步,因为他始终保持着探索作品与观者之间关系意义的视角,同时采取了绘画、雕塑、装置等多种方式。

 

 

Kosuke Motohashi

 

 


 

 

元桥,你一直以”死”和”生”为主题进行创作,请问你是如何开始艺术创作的?
-我大约在2013年开始作为一个艺术家工作。我是一个自学成才的艺术家,但正是在2013年,我抱着”以艺术家的身份做艺术”的想法买了第一张画布,两年后我举办了第一次个展。

我想,我活动的动力来自于一系列与死亡有关的经历,比如小时候的阪神淡路大地震和自己的事故。比如,如果有人告诉他:”你明天就会死。”我想每个人都会努力把自己的财产和知识留给别人,但同样,我也想把自己体内的能量留给别人。同样的,我也想把自己体内的能量留给别人。 这就是我作为艺术家生涯的开始。如果要打比方的话,我想我是想把自己的能量放出来,连接到别人身上,就像U盘一样。

 

 

不透》,2020年,布面油画,1,167×727mm。

 

还有其他的方式,比如写作或唱歌,但为什么是艺术?
-这是个难题(笑)。我想是因为我一直喜欢画画。

 

除了画画,你还对什么感兴趣?
-我对社会心理学、精神分析感兴趣,也对国际援助感兴趣。我在大学里学的是心理学,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想大学毕业后去联合国工作。

,我第一次对心理学产生兴趣是在初中的时候。我的一个家人患有精神疾病,我意识到,一个人的幸福与否,取决于他们对事物的看法。所以我想,如果我学了心理学,就能让人快乐。

我想我从小就倾向于同情别人,自己和别人、世界之间的界限是模糊的。所以就像我想让自己和别人都快乐,成为一个集。在学生时代,我经常给同龄人做心理咨询,也曾被邀请到学生沙龙上谈”什么是爱情”(笑)。(笑)但当我想了想,我发现那并不是一门真正的生意。我无法想象以此为生。

 

所以,你从那里去艺术?
-有消极因素也有积极因素,但就前者而言,我认为我不适合做一份普通的工作。我无法遵循自己不认同的规则,当我想到自己出生的意义,以及如何让自己是神、是”本桥浩介”的事实发挥到极致时,我决定做一些最能让自己沉浸其中、我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成为了一名艺术家。

 

 

通用构图,2020年,布面丙烯,1,620×1,303,装置展于大象工作室。

 

您在创作时有什么感受或发现?
-我曾经认为”艺术=自我表达”,但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改变。一位名叫路易斯-卡恩的杰出建筑师说过:”艺术最美的部分不属于创作者个人。”我真的很同情这句话,我更强烈地感觉到,世界和人都是通过我的手画出来的,而不是由我画出来的。

,现在我想创作出让欣赏的人能够相信的作品,或者说,能够成为一种情感寄托。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东京,变化的速度是不可思议的。世界和价值观念的变化如此之快。我认为,事物变化越快,我们就越需要一些普遍性的东西来支撑。当然,也是为了我自己。所以我想做普世作品。

 

刚开始做这些作品的时候,我总是画一些自己不满意的东西。他们都不老实,也没有什么说服力。第二天早上,我看着它们,会觉得”这是个糟糕的作品”。我认为我的作品之所以没有说服力,是因为我在撒谎。

,其实我是一个挺在意很多东西的人:我的年龄、我和周围人的社会关系、我所处的时代、我的性别等等。当我鼓起勇气忘记这一切,尝试着去画画时,我就能创作出一幅幅好作品。当我决定忘掉这些的时候,我就能做出一部好作品。

 

你的很多作品都是以生活本身为主题,是不是因为你想创作一些普世的东西?
-是的,可能是这样。我觉得普遍性和真实性很重要,

,买你作品的人每天都会看,如果里面有谎言,他们也不会喜欢。艺术有一个方面,就是为欣赏艺术的人提供一种看问题的角度或方法。如果有一幅画,上面写着”你现在就应该死”,观众就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它。我认为,做一些没有任何真实性的东西,只会害人害己,我希望通过接受这些作品,创作出可信的、与现实相协调的作品。

 

 

光的地藏(橙、蓝、绿、紫)》2020年,木版丙烯,1300×450mm。

 

在你的作品中,很多都是和生死有关的,不是吗?
-也许是因为与此相关的问题是最紧迫的。尤其是今年,我想整个地球对死亡的意识没有比2020年更强。我一个朋友的伴侣去世了,我想这是整个社会共同的感受,因为人们失去了亲近的人,或者觉得自己的生命有危险。

,电脑显示屏上或者电视的另一边总会出现一些悲惨的新闻,但世人都把它当作经济或者生活方式的问题来对待,但我想,在人们内心深处,是无法消化有人死去的想法的。但在内心深处,我认为人们很难消化有人死去的想法。我想这就是2020年的气氛。

,对此,死人往哪里去,我们应该如何接受死亡,这是一个宗教的问题,但在现代生活中,我觉得完全要靠个人自己去解释。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生与死的划分。

下一次我准备办个展,重点是”活的自己”。冈本太郎说,艺术是为了生活,活着首先是一种特权。所以在我的个展中,我一方面打算展出具有强烈身体性的作品,或者是歌颂生命的作品,另一方面,我也在思考处理”死人去哪儿了”这个简单的问题。

 

 

绽放》,2020年,木本油彩,1,303 x 894mm。

 

在你继续创作的过程中,你有什么目标可以激励你吗?
,我觉得我的手和感觉到的东西的心灵都在那里创造。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想用我的作品来尊重我所拥有的身体和生命。

另外,这可能有点自以为是,但我只是想让与我有关的人尽可能地快乐,我想与尽可能多的人交往。

 

 

点击这里查看本桥浩介的作品。

Shinzo Okuokahttps://www.tricera.net/
1992年生于日本东京。 大学学习印度哲学后,在出版公司担任艺术杂志和神龛杂志的副编辑,参与杂志和书籍的策划和编辑工作。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公司自有媒体。 同时,他还负责开发日本第一家专门从事当代艺术的跨境电商网站,管理艺术家,并推出自己的自有媒体。

Most Popular

You Might Like

亚洲艺术家崛起,亚洲艺术力量在香港艺术周上爆发。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会面   从媒体和贵宾的私下观摩开始,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于3月27日至31日举行。 尽管艺术博览会的主要功能和目的是销售艺术品,但为"展览功能"而呈现的"邂逅",却让参观者可以像在博物馆里欣赏艺术品一样,大尺度地欣赏艺术品。今年的"邂逅"集中展示了亚洲艺术家的作品,如李卜、汐田千晴、赵赵、米杰客栈和Pinaree Sanpitak等。 参加《邂逅》的12位艺术家中的5位。     '塞尚.., 莫兰迪 ,漱玉'展览作为一个舞台,为   除了这个著名的艺术博览会,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还在香港艺术周中,在Pedder和H.Queen's等专门的艺术建筑中,以及在Art Central等艺术博览会上,举办了许多引人注目的展览。亚洲艺术家是今年香港艺术周的亮点,来自世界各地的画廊展示了亚洲新锐艺术家和20世纪艺术家的作品。展览的题目是"塞尚、莫兰迪、桑榆",但只要关注欧洲两位艺术家之一的桑榆就够了。策展人曾方志给出了选择三余的理由。   桑榆的画风与塞尚、莫兰迪的画风极为相似,但他的画风基本上是东方的,用油彩画出心中的水墨。     正如他自己所言,选择桑榆参展的原因是值得注意的:他想和另外两位十九、二十世纪的欧洲顶尖艺术家一起,利用这次展览的机会,让公众关注桑榆。特别是在这个时代,在作品的方法和材料上,欧美的艺术家和亚洲的艺术家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在亚洲艺术家的作品中,肯定能感受到一种独特的魅力。它可能来自各种社会、政治和环境背景。   本次展览以香港画廊为背景,由塞尚、莫兰迪、桑榆、曾芳志和高古轩共同策划。无论如何,我可以理解这场运动和它关注亚洲艺术家的意图。   G它的主角是来自海外的亚洲年轻艺术家。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参与的画廊之一Capsule Shanghai展出了1984年出生、常驻纽约的台湾年轻艺术家黄海新的作品。由于是首次参加巴塞尔艺术展,她的诙谐作品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在今年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她的作品描绘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的风景,但她的作品却对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艺术市场进行了幽默而精彩的嘲讽。     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之后的第二大艺术展--香港中环艺术展上,同样出现了1975年出生、常驻慕尼黑的中国画家徐海新。慕尼黑的Galerie Andreas Binder画廊与其他艺术家一起展出了她的作品。根据她的简历,她在德国慕尼黑获得了硕士学位,并以艺术家的身份常驻那里,但也有像黄海心这样的情况,她常驻纽约,但代理中国的一家画廊,徐海鹰则在国外留学,代理当地的一家画廊。徐海英,曾在国外留学,代理当地一家画廊。 无论亚洲艺术家是如何获得在香港展出的机会,有一点是明确的:许多国际画廊对来自不同背景的年轻亚洲艺术家感兴趣。   青年艺术家在TRiCERA上   超过100位艺术家参加了TRiCERA,不仅有经验丰富的艺术家,还有许多才华横溢的年轻艺术家。我们想介绍其中的一个作品,沼田真奈美。曾获"第72届日本女子美术协会"大奖,并赴意大利留学。   沼田真奈美所著的《时间卖家》。   每周都会有新作品上传,请大家多多关注。   本文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住在日本。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也是一个活跃的艺术家。

为什么我们千禧一代应该购买现代艺术?

我们正在塑造一个更复杂的未来。 我们这些千禧一代,包括1988年出生的我在内,就像《FRIENDS》中菲比和瑞秋的混血儿,但怎么混?我们渴望独特性和真实性,就像Phoebe一样,她喜欢在跳蚤市场上买到的多愁善感、精心制作的古董。但我们也渴望人气和安全感,比如Rachel,她选择了Pottery Barn的新古董家具。 看看我们的混合生活方式。我们有很高的时尚品味,知道如何穿着旧货店的外套或Gucci包。我们精通技术,无论是模拟技术还是数字技术,并见证了智能手机、YouTube和贾斯汀-比伯如何塑造我们的生活。他还是一个狂热的旅行者,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数百万张自己的照片,为自己树立了品牌。我们与Greta Thunberg一起参加了骄傲游行和游行,以解决人权和环境问题的负面传承。而且,是的,我们喜欢讽刺。不过,相对来说,我们不是做得很好吗?我们当然有能力塑造一个新时代。 你会选择有机的吗?也要选择墙艺。 我相信,买艺术品不应该和选择在哪里买菜有什么不同。我们这一代人对吃的东西比先例更在意。我们去全食市场购买有机农产品和不含人工香料的食品。或者在周末的农贸市场,我们直接从种植户那里购买新鲜的食物。虽然可能要花钱,但我们知道我们不仅促进了自己的健康,而且促进了当地生产者的可持续发展。好的食物丰富了我们的日常生活。 那么艺术呢?在跳蚤市场上,我们看到当地的艺术家在出售他们令人惊叹的绘画和手工艺品。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我们宁可花同样的钱买一个工厂生产的复制品,上面还印有品牌名称。为了自称"有文化",我们花钱去博物馆看老一辈建立的艺术。这很不幸,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多少我们喜欢的东西,我们告诉自己,我们不懂艺术。更糟糕的是,即使我们喜欢的东西,也不能放在家里。更糟糕的是,即使我们喜欢的东西,也没钱放在家里,即使我们喜欢的东西,也没钱放在家里。事实上,我们了解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现在是一个该死的时间,在我们的墙上以及Instagram和Pinterest上体现我们不同的品味。 在您当地的农贸市场TRiCERA购买食品杂货。 像TRiCERA这样的在线艺术市场平台就是你的本地市场。在这里,艺术家们直接将他们的艺术作品带给你,策展人挑选的作品也是质量有保证的。"如果你能以实惠的价格从Pheobe Buffay那里买到一件原创的艺术作品,那会怎么样呢?每天都能在墙上欣赏到自己喜欢的作品。你会被工厂艺术无法比拟的笔触和错综复杂的细节所激发。如果我们不仅能支持我们的艺术家,还能让他们一年比一年富有呢?事实证明,现代艺术市场比美国股市更有前景。你是在做一个很酷的投资,你可以从字面上展示。您用TRiCERA支持的艺术和艺术家可能会在几年后出现在拍卖会和博物馆中。你看,你是一个潮流的塑造者。这就是我们这些千禧一代和X一代如何重塑现代博物馆。 5个例子说明了什么叫艺术收藏家。 这是一篇小说。人名、人物、地名...是完全巧合的]。 Tracy - 28岁 - 喜欢冰沙、瑜伽和猫咪。她的公寓通常很凌乱,但她有一个角落用于自拍和约会应用程序的视频聊天。她的性格有点前卫,喜欢玩硬碰硬。 高畑爱华,《在终点》,32cm x 41cm。 https://www.tricera.net/painting/id81003010004...

当代艺术能不能成为一个游乐场?

"现在是玩的时候"东京现代艺术博物馆     长大后,有人告诉你,不要再玩游戏了,不要再和玩具、朋友玩了。成年后,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在重复同样的事情,并问自己这些问题。我们可能会想这样的事情:"我是应该停止和哥们儿一起玩,还是应该更加努力学习,更加努力工作?   是的,生活从来都不容易。每个人、任何时候都是如此。那么,什么时候才能有时间好好地"玩",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地喜欢上玩什么呢?你需要工作和学习的时间,但不要低估游戏时间的重要性。因为游戏时间可以让你有机会看到自己和世界的新价值。   那么,你是如何看待当代艺术的?当你去博物馆或美术馆的时候,你觉得这是一个玩的时间吗?如果不是,您是否认为当代艺术是一个困难的课题,需要更多的研究和发现?不管你怎么看当代艺术,有人说它很难。   东京现代艺术馆正在举办名为"Time to Play Now"的展览。本次展览的设计,不仅让孩子,也让大人享受到当代艺术的"游戏时间"。     本次展览展出了6位艺术家和艺术家团体的作品,他们分别是:Yoshiaki Kaihatsu、Kazuhiro Nomura、Team Hamburg、Tanotaiga、TOLTA和Usio。每件作品都是游客可以参与的游戏。一进入第一个展室,就会看到一个巨大的柜子覆盖了整面墙。除了规模过大,柜子也很抢眼,因为它是一面巨石攀岩墙。参观者可能会被作品所吸引,但柜门却通向另一个展室。作品看似幽默风趣,但据艺术家海发义明介绍,这面"考试墙"其实是对考试压力和紧张的一种表达。       另一件有趣的作品是Tanotaiga的《Tanonymous》,Tanonymous是一件用无数面具覆盖整面墙的作品。众多的面具,以艺术家毫无表情的面孔为基础,由观众从参与式的工作坊中逐渐变成各种面孔。在工作坊中,观众用博物馆准备的材料自由装饰素面面具。最终,所有这些不同的面孔都将作为"Tanonymous"的艺术作品展出。   艺术家谷田贺在他的艺术作品中基本探讨了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并探讨了大众媒体和标准化符号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力量。作品名称"田野伊玛苏"是艺术家的名字"田野加"和"阿尼姆斯"的复合词。通过他的作品,艺术家批判性地审视了标准化的社会和弥漫在当代社会的匿名性。通过让观众随心所欲地装饰面具,观众最终同时成为观众和创作者。在博物馆里同一张面孔逐渐变化成各种面孔的过程中,艺术家似乎想传达自己的思想。   和朋友玩耍,玩玩具,任何一种玩法都能给我们充电的时间。艺术家通过展览表达了与社会相关的主题,展览和博物馆也成了游乐场。在当代艺术成为游乐场的意义上,我们可以说,它是值得看(玩)展览的。观众的参与成为作品的一部分,在某些情况下,观众的游戏痕迹可能会作为作品的一部分保留下来。   东京当代艺术博物馆将举办"现在是玩的时候"展览,展期至2019年10月20日。除了参与性的艺术作品,还有相关的项目和工作坊,观众可以和艺术家一起玩耍。更多详情和信息,请访问https://www.mot-art-museum.jp/en/exhibitions/time-to-play/。     文章作者:Jeongeun Jo生于韩国,现居日本。她是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大学院美术系的TRiCERA成员之一。她自己也是一位艺术家。

数字是真实的代名词吗?关于平田直哉所追求的新雕塑”地方”。

平田直哉的作品,是将从网络上收集到的材料在虚拟空间中进行组合创作,在他看来,这就是"雕塑"。他说:"我做的是传统的雕塑。"我们谈到了他的方法论和作品,更新的雕塑既不厚重也不沉重,它的存在是需要固定在空间上的。 平田先生,你是在虚拟空间里创作雕塑的。这些雕塑没有厚度和重量,没有传统的空间尺度。自己的活动只认"雕塑家",不是吗? -从意识上讲,我自称是一个雕塑家和艺术家。我主要是追求"形式",考虑当代雕塑史的观点。我实际做的事情,至少在我看来,和做雕塑的人一直在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同。我是在做形式,但唯一不同的是,我的方法是在虚拟空间的世界里。 先知 33 x 27.5厘米 我联想到雕塑是一种受材料和空间限制的体裁,但这种过滤器是否妨碍了我的创作? -说实话,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视频作为我现在的输出方式。当我不确定的时候,通常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信息。我看了很多书,教我的老师也说过"雕塑是涉及到时间和空间的东西"。如果你把这种时间化和空间化作为雕塑的要素,那么我所做的事情就满足了雕塑的要求。我现在的作品是以视频和二维图像的形式输出的,我觉得这些图像的输出方式适合我自己的雕塑表达。 但你是怎么想到要在虚拟空间里进行雕塑的呢? -我在本科四年级左右开始从事数字工作。我看到我的一个学长,他当时是个有点宅的人,在玩3DCG软件,我马上就想,就是这个了。我觉得它能很好地解决我当时面临的问题,更多的是我有一种预感,我可以用它来做雕塑。 但其实在这之前,有一段时间我是在用实景影像工作。在我所在的学校,三年级的时候,我们有一个自由的生产期,但当时我的材料有问题。换句话说,我没有资金去获得这些材料。雕塑是很昂贵的,当我面临这个问题时,我想用的材料大多被排除在外。 晚餐 33 x 36.6厘米 解决的办法是视频? -是的,没错。我依稀记得,当时影响我的马修-巴尼把他的录像作品称为雕塑,我想,我明白了。所以只要能保持雕塑感,我就不用限制我的产量。于是我试了一下,但质量很差。我对自己很失望。同时,我又想:"这还不够好。我一直很欣赏国外的艺术家,我想创作出这种水平的作品。就在我做这个事情的时候,我看到了相关的3DCG软件,所以就觉得,就是这个了。 你的作品是通过从网上搜集素材进行创作的,换句话说,就是用数码现成的产品进行拼贴式的创作。你在这方面有什么打算? -这并不是什么打算,而是一开始的方法问题。我不认为我做的事情与传统的雕塑家有什么不同,但当你以数字方式创作雕塑时,很难将其与现有的电影或游戏划清界限。换句话说,挑战在于如何让作品在当代艺术的背景下发挥作用。 ...

德国艺术媒体免费提供内容

Gruner+Jahr旗下的德国老牌艺术杂志《 艺术-艺术杂志》(Das Kunstmagazin )在其网站上宣布,将免费提供约40本杂志的在线服务。 Das Kunstmagazin成立于1971年,主要关注当代艺术流派。除了媒体活动外,《Das Kunstmagazin》还对行业做出了强有力的承诺,并组织竞赛以表彰领先的策展人(其中包括法兰克福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Susanne Pfeffer)。     ,该杂志主编Tim Sommer评论道:"通过优秀的摄影作品和巧妙、朴实的文字将艺术带入读者的家中,一直是我们的优势之一。这项建议符合我们的核心价值观。 ,这一举措是针对目前艺术无法进入的现状,如博物馆和画廊因新的冠状病毒而关闭的对策之一。德国的艺术产业也和日本等国一样,受到病毒的二次影响。 德国最近宣布为艺术家和自由职业者提供约500亿欧元的财政支持,成为头条新闻。外交部长格吕特斯也对此表示赞赏,他说:"艺术家不仅是(民主社会)不可缺少的,而且是生活的必需品。     当然,现在日本也在采取措施与电晕应对,包括部署在线观看。我想,在新的情况下,一个新的工具。这一点很重要,但我们也应该思考如何充分利用我们所拥有的资源,就像《艺术-达斯》kunstmagazine这次所做的那样。在这种时候,回顾一下20年前的展览或杂志,也许会很有意思。   参考资料:https://www.art-magazin.de/

Don't Miss

[7月展]MoMo、Banbinart、Eukaryote。

在因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而关闭后,博物馆和画廊开始重新开放。以下是7月值得一看的三个展览。 画廊MoMo位于东京两国,将于6月6日(周六)至8月8日(周六)举办由25位艺术家组成的群展,这些艺术家大多来自画廊。 画廊在科罗纳关闭的那段时间里进行了反思,并重新思考了画廊的经营方式,他们决定创作名为"Rethinking"的展览,介绍了坂本正海、坂本十郎等画廊艺术家的新作品。很难想象,新常态下的生活会在未来继续对艺术家产生重大影响。不过,本次展览将依次展出各艺术家的热门作品,包括新电晕之前创作的作品。本次展览将进行展出。期间展览将有所变动,6/6-6/27、6/30-7/18、7/21-8/8,注意参展艺术家不同。 展览大纲展览名称"反思|反思日期。2020年6月6日(周六)至8月8日(周六)参与艺术家。6月6日(星期六)~6月27日(星期六)。小桥洋介、早川克己、川岛小鸟、石叶美和、藤森翔子、大久保凉雅、佐藤英介6月30日(星期二)~7月18日(星期六)。池田瑞穗、古畑智树、吉田和香、吉田新之助、福岛芳子、J-Moon、坂本雅美、增田正弘、平田俊介 *参展艺术家有可能发生变化。 7月21日(二)~8月8日(六)坂本德郎、室井木子、重田光辉、高桥凉子、大竹龙太、市野雄、日见元树、中井明人、绫野香波 *参展艺术家有可能发生变化。展出地点:MoMo画廊(地址)1-7号画廊MoMo(地址)东京都墨田区龟泽1-7-15营业时间:12:00-19:00 闭馆时间:12:00-19:0012:00-19:00休息星期二 联系网络:https://twitter.com/GalleryMoMo 电子邮件:info@gallery-momo.com SNS:www.gallery-momo.com 2020年7月11日(周六)至7月26日(周日)在日本神田Bambinart画廊举办。堀聪的个展"凝视面具"将在东京国立美术音乐大学的"凝视面具"举行。这是目前正在东京艺术大学油画专业就读的堀的第二次个展。 堀的作品作为"世界相互凝视、相互接近、然后碰撞"的过程,在这次展览中,将以碰撞的形式呈现。天生的"我与世界的面具"绘画作品将呈现。将推出10幅青年艺术家的新作。 展览概要 展览的名称。"凝视的面具 日期:2020年7月11日(星期六)-2020年7月26日(星期日)。2020年7月11日(星期六)至2020年7月26日(星期日) 参展艺术家。堀聰 地点:Bambinart画廊Bambinart画廊 (地址)东京都千代田区外神田6-11-14千代田3331 B107艺术馆 办公时间:12:00-19:0012:00-19:00 闭馆时间:周一、周二星期一、星期二 联系网站:http://bambinart.jp/ 电子邮件:info@gallery-momo.com SNS:https://twitter.com/bambinart 6月26日至7月17日,尤卡里奥将举办名为"鸠山二俊"的个展,活动分两层进行,涵盖了鸠山二俊截至目前的所有作品。 成为。 艺术家的作品,如2014年获得首届CAF大奖优秀奖的《存在的地方》以及获得Nawa Kohei Nawa奖的《白色》系列画作,开始了他的艺术家生涯,是以鸠山面对树木的经验为基础的。该系列作品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作品。本次展览是回归原点,我们面对的是我们认知的内在本质。不包括色彩。 除新作外,二楼还展出了基于他这几年的笔触积累,以鸟瞰的方式描绘多个世界的《天气图》,以及新开发的作品《植物与树木的语言》。 展览概要 展览名称"初步感知 日期2020年6月26日(星期五)至7月17日(星期五) 为防止新病毒的传播,将不举办开幕酒会。 参展艺术家。畠山二俊 地点:EUKARYOTE...

床头的艺术–3D作品要注意的问题

当然,家中艺术品的摆放位置是由个人决定的,但放在床边如何呢?餐边柜的住户可能是一个钟、一盏灯、眼镜、水,或者是你正在看的一本书,但如果把一件艺术品放在一个睡觉时和起床时都能看到的地方,岂不是对你生活的一种刺激?从早安到晚安,用艺术开始一天的生活,用艺术结束一天的生活,如何? Atsushi Kaneoy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ichi Higure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Yu Namura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Celia Debras / Celia Debras 点击这里查看艺术家的详细资料 Shin Ogur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Megumi Yamamoto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Saeka Komatsu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我们将举行抽奖活动,销售神童加奈/中岛健太的新版画。

TRiCERA很高兴地宣布,我们将以抽签的方式销售曾在富士电视台网络媒体"富士特评"中出现过的艺术家神子加奈和中岛健太的新版画作品。     受理期 2020 年 10 月 25 日(周日)10:00--2020 年 11 月 10 日(周二)■获奖通知 仅在 2020 年 11 月 17 日(周二)前以电子邮件方式通知获奖者 xml-ph-。0046@deepl.internal ■ 申请方式 请填写报名表,并在报名前阅读注意事项。     出售须知】(1)作品将由艺术家签名并编号。 (2)请注意,本次抽奖活动,您可能无法获得心仪的作品。...

艺术家作为中间人

从事刺绣技术工作,浅间麻美称自己是一个"容器",浅间麻美认为,在创作时要忠于自己的灵感。她自称具有萨满教的风格,这也是她的作品保持纯净的原因。 浅间麻美的作品以刺绣为主,这是你一开始就学会的吗? -不,我是从自己画画开始的。我以前是做插画师的,但我想用自己的原创表达方式来创作作品,这也是我从为客户工作转向从事艺术工作的原因。 孩子生病后,我转行做了刺绣。那段时间,我还没有做出任何想做的东西。然而,很难找到时间和空间来画画。我认为刺绣是我作为一个艺术家的生活和私人生活相结合的唯一方式。 本卡多里-巴克斯,33×33厘米。 所以刺绣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你可以很容易地融入到你的日常生活中。你是自学的纹绣吗? -是的,我是自学成才,所以即使有人请我去开研讨会,我也不能教别人。我有自己的规则和方法,但不是一成不变的。我的作品制作方式是我自己生活中遇到的,所以可能和正常学习刺绣的人不一样。况且,我很重视表达,所以我不想做手艺和手工。 只要是"运用刺绣技术的作品",就必须有艺术家的观点。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的作品更多的是一种灵感。说它是萨满,听起来可能很奇怪,但在我看来,它更像是一种"降临"的理念。我脑子里的图案下来了,然后我就得想办法把它们输出成艺术品。这就是我的创作风格。 启蒙》,33×33cm 换句话说,我觉得艺术家站在灵感和作品之间。 - 这只是我的情况,但这就是为什么心态很重要,不是吗?我觉得艺术家的精神状态和其他无形的东西是和作品有关系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不稳定的状态下尽量不做任何作品的原因,因为我觉得它总会反映在我的作品中。我经常在早上做一个"净化仪式",我觉得获得纯净的灵感很重要,作品会有多纯净。 以前我对别人说我看起来更像萨满而不是艺术家有一种情结,但现在我不在乎这些,我可以做出比我脑子里思考的时候更好的作品,我甚至觉得有一种认同感。 我的工作流程是"思考"-->"写生"-->"在画布上绣花"。我总是在半夜或天亮的时候得到新的灵感和想法,我马上就把它们画下来,这样就不会忘记。 本卡多里-朱利亚诺,33×33厘米。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是,《》中你有什么想改变的地方吗? -不,不是的,因为我的作品有了原型,如何抓住它,把它转移到我的作品中去,是个问题。话说回来,我一直很注意自己的身心健康。如果我身体和精神状态不好,我想我不能做好工作。做好"容器"很重要。

Feature Post

在地与全球–缅甸当代艺术的场景

缅甸当代艺术的流动 近年来,随着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设立"洞见单元",介绍亚洲及亚太地区的艺术场景,人们开始关注亚洲特有的、不同于西方的本土场景的阐释和存在。 矛盾或讽刺的是,要看清缅甸当代艺术界与当地民族绘画和民间艺术的区别,就不能忽视缅甸的本土文化及其社会历史。 缅甸在1948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后,一方面建立了民主和文化教育计划,虽然不稳定,但另一方面由于少数民族问题和政治内耗造成政治基础的不稳定,1962年爆发了政变,与之相伴的军事统治一直持续到1988年的民主运动。军人政权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1988年的民主化运动。 军人政权下对艺术活动的限制,对艺术在国内的认可和公民身份产生了逆风效应,但随着民主化运动的开展,1979年诞生了一场当代艺术运动。 "甘果村"是由大约20名在现在的仰光大学从事独立艺术研究的学生创立的,是缅甸最早发展起来的当代艺术运动,当时主要是以自己对西方抽象表现主义的解读为基础的作品来培育的。换句话说,它是第一个与西方艺术界建立联系的运动。 然而,在缅甸军政权的影响并没有消失,艺术界的待遇并不高,在继续发展不成功的同时,90年代出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潮流,寻求在校外进行展示和活动,1990年成立了"现代艺术90",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由此,199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2000年成立了新零艺术团,支持具有全球舞台的艺术家的创作。 缅甸艺术界走向世界--河畔画廊的尝试。 点击这里获取更多关于画廊的信息 河畔画廊已经成立14年,是一家在国际舞台上不断拓展活动的当代艺术画廊。 江河拥有40多位艺术家的名册,从审查时代开始,江河就一直在尝试如何将艺术家带入全球范围内,包括国际收藏家。 在保留经得起西方语境考验的元素的同时,艺术家们能够呈现出具有本土性、历史性和缅甸特色的作品,揭示了亚洲艺术界的很多黑匣子及其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它有能力揭示很多已经成为黑匣子的亚洲艺术圈和历史。 如"僧人的记忆"系列的画家土土(1972-)说:"我想暗示佛教作为缅甸的生活背景和僧人的存在。正如他所说:"我想提示佛教在缅甸的生活背景,以及僧侣的存在。"大威土图以鸟瞰的视角,将缅甸广泛支持的佛教对事物和存在的认知方式,用色彩层次的手法描绘出来,让人看到了缅甸文化的一部分。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另一方面,Thar Gyi(1966-)抓住了缅甸绘画史的抽象性,并带来了新的角度,他将自己的作品描述为"非绘画"。Thar Gyi的灵感来自于他在缅甸参观寺庙小镇时看到的乡村风景,他在国内绘画所使用的内部节奏表现中加入了"脊状"的具象性,从而实现了在缅甸艺术史和抽象绘画史上的独特定位,但并不直接。 更多关于该作品的信息,请点击这里。 TRiCERA很高兴地展示来自河画廊的49幅画作,河画廊是一家支持艺术家的画廊,他们的作品似乎是缅甸国内艺术界和西方艺术界之间的一个奇点。希望您能欣赏到既具有民族性又具有世界性的缅甸艺术史。 屠呦呦(1972年-)屠大伟,出生于缅甸,自1997年起在缅甸参加展览,并一直活跃在缅甸境外,包括英国和新加坡。自2007年起,他连续三年获得缅甸亚洲艺术奖年度最佳绘画奖,最近的作品《僧侣的回忆》,用非常有限的色彩范围,用明显的明暗对比来暗示"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缅甸精神生活的背景"。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觉林(1975年-)在澳大利亚、巴黎和香港等地工作的林氏,以其围绕着缅甸风景的平淡而有内涵的色块而闻名。然而,他的作品避开了山水画的物质性,而是表现自然的细微之处和日常生活的情感,邀请观众去发现。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塔吉(1966年-)Thar Gyi的关键词是"非绘画",他将缅甸乡村风景中的脊状造型特质融入到绘画中,为国内抽象绘画史带来了新的角度。在对缅甸绘画发展的姿态参照中,他将视觉艺术与绘画学术的精髓融为一体。 点击这里查看作品详情

倡导者Arte Povera逝世

一直以来,博物馆关闭、展览取消或推迟等阴霾的消息层出不穷。这是传奇评论家和策展人Germano Celant(1940-2020)去世的消息。 塞兰特1940年出生于意大利。在热那亚大学学习艺术史后,他开始了自己的编辑生涯,并于1967年举办"Im Spazio"。 Arte Povera运动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是"贫穷的艺术",用报纸、绳索等日常和粗糙的材料呈现作品,塞拉诺的成就部分在于他让世界了解了意大利极简主义和那个时代年轻艺术家的潮流。 他曾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和威尼斯双年展担任策展人,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策展人之一。我祈祷他的灵魂安息。

在内容和画法上吸引眼球的作品。

Maria Farrar "现在回头太晚了" OTA FINE ARTS 玛丽亚-法拉尔的《现在回头太晚了》(2019)装置图。 在 OTA FINE ARTS 由艺术家和OTA FINE ARTS提供。 新晋年轻艺术家Maria Farrar将在OTA FINE ARTS举办她在亚洲的首次个展"来不及回头了"。Maria Farrar是一位伦敦的艺术家,1988年出生于菲律宾,15岁之前一直在下关长大。 法拉的作品是以她的日常记忆、经历和情感中的场景为基础的。虽然主题是传统的,但她对色彩和图案的独特处理方式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她的作品中经常出现一个女人的背影、一只狗、一只高跟鞋和一个面包房的场景。因为这些主题反复出现,观众往往会试图解读她的作品。观众可能会猜测,她的图案中有强烈的社会问题等信息在里面。不管艺术家是否有意为之,她的作品都给我们提供了多种可能性。我觉得她的作品更注重她捕捉瞬间的表达方式。 玛丽亚-法拉,作家,2019年,亚麻布上的油彩,180...

森林中舞蹈的短暂艺术。

 烟花、玻璃、樱花......世界上有很多短暂的事物和物品。在它们身上发现美,是人类的基本天性。  蝴蝶是这些短暂的生命中的第一个。  它那不规则的翅膀扇动,似乎随时都会消失,那娇小的身躯,似乎只要你一碰就会碎掉。蝴蝶就像昙花一现的艺术,翅膀上的图案让无数人迷恋。  因为蝴蝶的美丽,所以一直被作为绘画和设计的题材,如日本花田设计中的"牡丹与蝴蝶"。在本文中,小编要介绍的是画布上翩翩起舞的蝴蝶。 Aira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山田久美子 有关艺术家的更多信息,请点击这里 Anna Koshal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关于这位艺术家的信息

Editor's Choice